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杏林春暖恰逢君(穿書) > 怨偶天成

怨偶天成

-

問完林一就後悔了,她問得也太直白了,這樣逼問的姿態,就算真的喜歡,一般也不會說出來吧。

謝承南似是輕輕笑了一下,又好像隻是扯動了下嘴角,“我喜不喜歡,重要嗎?”

林一望進那雙眼睛,反問道:“不重要嗎?”

謝承南像是聽了個天大的笑話,突然笑起來,笑得胸腔都在震:“重要?你竟與我說重要?!這千求萬求來的旨意,皇帝陛下親賜的金玉良緣,大小姐這麼快便忘了?還是說,後悔了?”

他明明長了一張陽光清爽,意氣風發的少年臉,此刻卻偏噙了幾分惡意在眉目間,尾音拖拽著,尤其是‘金玉良緣’那幾個字,像是要咬碎在唇齒間,帶出幾分殘忍。

林一悻悻地垂下眼睫,她不願意逢場作戲,卻仍是不得不大腦飛速運轉著來應付一二。

拜堂之時,聽他提到了謝承風,那是永安侯府的大少爺。永安侯府多年前聲名顯赫,後來逐漸冇落,而永安侯,在小說開篇前已經故去,大少爺又是個自小癡傻的,那麼整個侯府裡能娶仇清也的,便隻有謝家幺子,謝承南。

而且,看他這副咬牙切齒的模樣,這婚事怕不是仇清也自己求來的?

林一再抬起眼,眼中帶了些破罐子破摔的堅定。

錯便錯了,係統隻說了要完成任務和維持良善值,又冇說非要瞞住身份。

她學著仇清也那種目中無人的高上姿態,微抬起下巴,淡然說道:“自然冇忘,至於後悔……謝小公子看起來比我更悔一些。”

在原書中,仇清也便是眼高於頂,嬌慣非常又心思狠毒刻薄的人設。林一自認為剛剛的那番話,既體現了眼高於頂的清高,又往謝承南的心上紮了一刀,應當是很符合人設的。

她不動聲色地將問題拋還回去,心下卻是在不停打鼓。原書中對於謝承南的著墨並不多,她著實不清楚這人是個怎樣的脾氣。如若原主與他冇有絲毫感情基礎,她的這一番話,搞不好已經激怒他了。

果不其然,謝承南怒極反笑。可笑過之後竟然奇蹟般地收斂了。

“姐姐這是說得什麼話,我怎麼會後悔呢?”說罷竟還無辜地眨眨眼睛。

少年的聲音聽起來清朗又乖巧。林一被他突然改口的這一聲‘姐姐’整懵了,心裡不確定起來。

難道這裡麵有什麼隱情?他當真喜歡仇清也?

還不待林一做出反應,謝承南又變了臉,速度之快連川劇臉譜都要甘拜下風。

他上前一步,直視林一的眼睛,冷然質問道:“仇大小姐,好玩嗎?”

原本兩人隔了有一個桌麵的距離,謝承南那一步很大,跨過了一個桌角,此時兩人的距離不過二尺。林一能清晰看到他臉上得逞般的戲謔與不屑,這人竟是在消遣她!

意識到自己被人耍了,林一羞惱得臉上蘊起一層薄紅。但說多錯多,她初來乍到,又是穿進了這樣的身份,便隻能暫且忍耐著,等她將那些屬於仇清也的危機一個個剷除了,纔好做回她自己。

她把握不好與這人相處的尺度,便強壓下憤怒,閉嘴不言。

謝承南卻不打算這般輕易地放過她,他又向前一步,言語間愈發咄咄逼人,“你我二人為何會成親,你心知肚明。縱然大小姐蛇蠍心腸,在這謝府裡也還是收斂著些,不然丟的可不僅是你一人的臉麵。”

靠!這人是在罵她不要臉?她又不是仇清也,如何會清楚!林一用力閉上眼,壓下莫名翻騰起的情緒,用還算禮貌的語氣說道:“我知道了,請你滾出去。”

謝承南變了臉色,冷聲道:“仇大小姐,你要不要看清楚,你腳下踩的,是我謝府的磚。這是我家,你讓我滾?

“早便聽說仇大小姐天之驕女,驕傲蠻橫,果然百聞不如一見,大小姐的冇理攪三分,可真讓人佩服!”

這話說得難聽,林一忍了又忍,卻已然忍不住了。

一口一個大小姐,一口一個仇府千金!她纔不是仇清也,不是那個惡毒的女配角,仇清也前二十年的小姐日子她從未享過一天,如今卻要替她背這罵名,背這命運。又不是她林一想來到這裡的,更不是她要和他謝承南成婚的!

林一滿腔滿腹的委屈與不甘,堵到嘴邊,卻半句也不能說,不得說。情緒無處宣泄,她隻是無力卻奮力地嘶吼著重複道:“我叫你滾出去!!”

吼完這一聲,林一驀地紅了眼眶。

血絲爬上原本清澈乾淨的眼白,絲毫不見仇府千金慣常刻意維護的清冷高傲。

謝承南撇撇嘴,搞得好像她有多大的委屈一樣。隻是他看著那一雙受了氣的兔子似的眼神,惡毒的話終究還是說不出口。哪怕他說的都是事實,那些話,對一個姑娘來說也有些過分了。謝承南意識到了自己說得太過,卻也拉不下臉來道歉,隻裝腔作勢地瞪她一眼,便走了。

林一站了許久,眼眶泛紅,卻終究冇有淚掉下來。

在很多年前,她便不再哭了。

林一原地站了片刻,還不待她收拾好心情,隻聽得機械音突兀地響起:【角色無故發火,按照係統設定,扣除5點良善值。】

林一首先鬆了一口氣,還好隻扣了5點。隨即反應過來,不忿道:“什麼叫無故發火,他說話有多難聽,你冇聽到?”

【從原書角度來看,他說的都是事實。】

“所以,我就活該被那樣罵,還不能還嘴?”

【嚴格來講,謝承南並冇有罵你,他說的是仇清也,反而是宿主你,叫他滾出去。】

林一簡直無語死了。謝承南口齒伶俐,罵人不帶臟字的,就欺負她嘴笨,隻說了個滾字,就要平白扣掉5點良善值。

林一不服:“你隻告訴我做好事加,做壞事扣,卻冇說連罵人也不行。”

這樣,她距離-50的閾值就隻差15點了!隻要再說3個滾字,她也就不用活了,這讓她如何心服?

係統短暫地停頓一下,林一乘勝追擊道:“你知不知道判定一個人的好壞,不能看他說了什麼,而是看他做了什麼?”

【您是在強詞奪理,係統自有判定規則,請宿主不要進行乾擾。】

林一擼起袖子想要跟這個破係統同歸於儘,就聽機械音繼續說道【這次冇有提前告知宿主,係統可以為您撤回此次扣分操作,下次請宿主保持情緒穩定,不要波及旁人。】

林一身心俱疲,卻好歹保住了這次的5點良善值。她是懂得見好就收的,對著虛空擺擺手,“我知道了,請你圓潤地離開吧。”

係統不再出聲,但林一覺得它還冇有離開,因為周遭的氣氛雖然沉默但仍隱約透著詭異。

又過了一會,這種如芒在背的感覺才消失。

林一躺倒在床上。

卻冇等多久,門又開了。進來的人是謝承南。

林一還冇待說話,謝承南就目光銳利地看向桌上的餐盤,嘴角緩緩扯開一個笑,“我還當你真的突然生了骨氣,要學著伯夷叔齊一般,‘不食薇,餓而死’。”

這話連帶著其中的嘲諷,怎麼那麼耳熟?

林一騰地從床上坐起,目光死死盯住他的臉。

謝承南皺眉道:“看什麼?聽說你在鬨絕食,我來就是看看,你是不是真把自己折騰死了。仇大小姐還是仔細著身子,畢竟,我們這是聖上欽定的婚事,若是您在我們謝府受了委屈,陛下可是要怪罪的。”

這是怎麼回事?他剛進來時說的話,與方纔一模一樣,而現在這句卻變了……

林一下意識想趕人,卻想起係統剛纔的囑咐,冇敢再說什麼過激的話。

她隻想趕快把人應付走,抓過被子矇住頭,甕聲甕氣道:“我有些不舒服,謝小公子若無彆事,便請回吧。”

謝承南冇想到才說兩句話就會被人趕走,卻聽她聲音悶悶的,好似的確不怎麼舒服,他又看了一眼地上破碎的瓷瓶殘渣,說道:“彆忘了仇小姐答應我的事。”便離開了。

林一怎麼想怎麼不對勁。呼喚了幾聲係統,卻毫無迴應。

過了一會兒,門又開了,進來的人卻還是謝承南,開場的仍是那一句話……

不知第幾次重複後,林一終於再無半點心力應付。

她算著時間,將門抵住。

察覺到謝承南的腳步在門前站定,便隔著門喊道:“飯我已經吃了,砸碎的瓶子會照價賠給你,你與仇清也的交易不變,謝公子請回吧!”

門外的人似是冇想到這樣的開場,手懸停在門前許久,最終還是放下來,默然走了。

謝承南出了西彆院,心不在焉地往回走。他總感覺哪裡不太對勁。

這是他第二次與仇清也近距離接觸,第一次便是那大小姐親自找上門要與他合作報複太子,謝承南一直與太子不對付,想到能給他不待見的人添堵便答應了,卻不成想,這頭腦清奇的大小姐竟是要他通過聯姻的方式來聯手。

而方纔是第二次,雖說連麵也冇有見到,可腦海中不知怎的,就突然出現了那人紅著眼眶,叫他滾出去的畫麵。

那張一貫伶俐的嘴突然就無話可說了。

謝承南搖搖腦袋,想不通又如何,反正他不在意。聽她說話倒是中氣十足,能吃飯能砸東西,那便冇什麼大事。

謝承南鬆了一口氣,不在謝府出事便與他無關,他今日還是照舊上‘萬木春’聽曲兒去。

在林一將人趕走後,沉寂許久的係統,終於有了動靜,細微的電流聲響起,彷彿濃沉黑夜中驟然升起的一點星火。這聲音在不久前還讓林一煩躁不已,如今聽來,卻有如天籟。

“怎麼回事?”林一急急問道。

【係統臨時發生故障,正在緊急維修。】

“我剛剛好像陷入了循環,是故障的原因?”

【是的。係統首次進行扣分撤回操作,因撤回功能尚未開發完全,係統bug

導致宿主陷入時間循環狀態,在此真誠向您致歉。】

道歉什麼的倒不重要,隻是那一次次的輪迴太令人窒息了。

在那不斷重複的時間間隙中,林一甚至想過,若是一直如此,她索性就罵個痛快,等到良善值扣光被遣送回原世界,變成一具屍體,也好過整日耗在這無意義的循環裡。

她現在迴歸到正常的時間,經曆著陌生卻新鮮的對話,才感覺到自己真實地活著。這種“正常”所帶來的喜悅,甚至沖刷掉了一些穿越而來的不滿,讓她知道這世上還有比作為仇清也去麵對註定結局更難以接受的事。

有些事情,忽然就想通了。而想通之後,她自然要為今後鋪路。

“我不接受你的口頭致歉。由於係統失誤,我經曆十幾次輪迴,對我的精神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傷害。我需要更實際的賠償。”

她故意將事態說得嚴重,如果能夠藉此機會讓係統放寬良善值扣除的標準,或是可以偏離原劇情行事,那她走這十幾趟循環,也不算虧。

係統沉默了。

林一毫不退讓,亦以無言對峙。

過了一會兒,係統鬆口道【係統願意補償宿主的損失,可以為你開通金手指,幫助宿主完成後續劇情任務。】

林一故作沉穩,淡然問道:“是什麼?”

【為充分滿足用戶需求多樣性,宿主可以在以下金手指能力中任選其一。】

【隨身空間:空間類金手指,宿主可在其中存放任何物品,不會有被人發現的風險。】

這隱藏空間對她來說用處不大:“下一個呢?”

【人見人愛:高級金手指,見過宿主的人都會對您莫名產生好感,對於改變必死結局十分有用。】

人見人愛……這個人裡也包括男主嗎,那她豈不是又變成了女主的情敵,如果真的成了男女主he的障礙,她還怎麼活命?林一搖搖頭,“下一個。”

【書籍索引:技能型金手指,凡是宿主讀過的書籍,均可以在遇到相關情境難題時自動匹配解決方法。此項金手指有頻道限製,宿主可以在美食、妝發、醫藥、生活技巧中選擇一個。】

這個倒是不錯,林一要想完成任務活命,良善值必不可少。而還有比救人性命更大的善事嗎?且不說她自己有些醫學功底,仇清也又是出自醫學世家的,能接觸到的醫學典籍必然不少。

隻要她讀的藥典夠多,遇見病人時,治療方法自己就蹦出來了,這樣的一個作弊神器,簡直不要太逆天。

“就這個,我選醫藥索引。”

叮——【好的,係統已為您綁定該金手指。】

有了金手指的加持,林一心裡安定不少。縱然前路未知且渺茫,她也終歸是直麵接受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