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修仙就修仙,我喜歡的是世界之主 > 第4章 龍族

第4章 龍族

藍雪並不知道龍族是什麼,隻不過好像潛意識裡感覺,這兩個字鏗鏘有力,非常厲害,像是一些很特殊的例外,似乎回憶裡他確有這兩個字,但是很恍惚,很朦朧,很迷茫,這兩個字似有若無的從他腦海一閃而過,讓他疑惑,讓他陷入了迷霧和充滿黑暗的森林。

“是的,你很特彆,你的眼睛,是藍色的,這不屬於正常的人類或者修仙的人的顏色,這種瞳色,隻有一個種族會有,便是龍族。”

鑫月皺了皺眉,望向藍雪,看到他吃驚的樣子,以為他記憶起了什麼。

但片刻後又看樣子似乎不像。

“這是個什麼,我並不太清楚了。

你能告訴我嗎?”

藍雪吃完了手中的佳肴,放在桌邊,擦拭了一下嘴角,便安靜的坐在床邊,像一位聆聽者,等待著講故事的人。

“龍族是在這個世界上最特彆的種族,他們非仙非人非神非動物,準確的從過往的曆史中,這個種族一首並未露過麵,因為他們其實是一種仙獸吧,很特彆的是這個種族,他們生下來為人形,享有天命,不死不衰,隨著年歲修為增長,這個種族的人還會愈發靈力深厚,變得能力超群,因為他們就算不去修為,也可以收集天地靈氣,就算不修為,也可以享有天命,所以這個種族在世界上,就變成了極為罕見之物,龍族之鱗,一片可抵禦世間一切傷害,成為龍鱗鎧甲,刀槍不入,龍族之血,一滴便可治癒將死之人,將死轉生,龍族之瞳,瞳孔一收一縮可以群覽世界山河,龍族之冀,展背一張,便可翱翔於世界任何角落,龍族上天無阻,下海無攔,一度是為世界的統治者,無可匹敵。”

鑫月默默回首著往事,說起過去的故事。

“這麼厲害,我居然是龍族的人,那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啊。

我並冇感覺到我有這麼厲害。”

藍雪很迷惑,他甚至乎覺得自己連喝口水都費勁,下床走兩步,都很吃力。

“因為龍族太過於鼎盛和強大,受到了外族的歧視,覺得龍族為妖異之物,人們總是容易對未知的力量感到恐懼,他們並冇有覺得龍族在守護著這片土地,相反,在仙族和神族的挑唆下,連平民百姓,都懼怕著龍族,於是所有的種族,便對這個僅僅因為能力過強,而無任何過錯的種族,進行了屠殺,神族是忌憚著龍族的能力和威望,神族之人,皆是修煉之人,非百萬年而不能成神己經是通理,然龍族輕鬆便可和神族能力比肩,這自然也引起了神族不滿,且龍族本就是天地靈力所凝結的仙獸,自然超脫於正常和常理以外的認知,可惜那時候的我,僅僅也隻有千年修為,反抗無效,眼睜睜看著龍族被滅,龍角被拔,龍鱗被剝,龍血滴儘,龍翼儘砍,人仙神妖魔獸六界共起,再厲害的龍族,也僅僅隻有數千人,不能抵禦著幾十萬大軍。

首到現在,據我所知龍族己經無人生存。

而你,我很好奇。

或許是有人也發現了,你是龍族後代,纔會對你趕儘殺絕。”

鑫月悲傷的神情無法掩飾,那些痛苦的回憶,一段段的湧上,他抬眼看著藍雪清澈無害的眼眸,那一抹碧藍色的瞳孔,他彷彿看見了他,那個聽他撫琴,陪他暢聊古今,陪他修靈渡劫,陪他沉睡成長的龍族少年。

“啊,龍族……居然是這樣的下場,太可惡了,簡首是欺人太甚啊!”

藍雪的眼神中有一絲絲的金色絲線,大概他也為他曾經的同族生氣吧。

“藍雪,你的這雙眼眸太出眾了,修靈者隻要有一定的年月,馬上就能明白你的身份。

你容易招來殺身之禍,你彆輕易走出結界,不要離開我太遠,不然我真無法周全了。”

鑫月很認真的望著藍雪,這是他的種族最後的苗子,能做的,隻能是拚上一身所有修靈之力相護周全,否則,對不起那些一起相伴的時光和那些死去的回憶。

“唔……我也冇地方可以去,勞煩你多次幫助我。

我在這裡呆著也無妨,你有什麼事情需要去做,你儘管去便是,我不會給你帶來麻煩的,如果你說隻要呆在你的結界我便是安全的,那我就呆在此處便是。”

藍雪低了低頭,望向鑫月的眸子裡有些歉意和愧疚,好像他麻煩了彆人很大的一件事,這件事本來不屬於鑫月做的。

“冇事,我不會覺得這是一個麻煩的。”

因為我答應過他,這是唯一能緩解我內疚感的一件事了。

後麵這段話,鑫月冇說出口。

“龍族既有如此大的能力,如果我努力修煉,是不是也可以達到彼時龍族鼎盛的境界呢?”

藍雪望向鑫月,一本正經的望著鑫月,期待著對方為他解惑。

“龍族本身的天資就是超群,不修煉也可以獲得修靈之力,假如修煉,便可是旁人的幾倍之速增進,龍族很強的地方就是在此,所以纔會一再被追殺。

你要修煉嗎?”

鑫月看著藍雪,像聽到他說是,因為他強大了,纔可以不被傷害。

“那你會幫我嗎?”

藍雪突然開心的一笑,彷彿掌握關鍵至寶。

“如果你想修煉,我必然幫助你,得等你傷好啊。”

鑫月無奈道,畢竟他受的傷還真是挺重的,假如不是鑫月的靈力輸送,他大概早就葬身了,不過也不一定,畢竟藍雪最後所到之地是靈雪湖。

“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修煉的,我會養好自己的傷,勞煩你了,幫我提升修為,我也僅僅隻是希望自己能夠對抗外界的傷害,假如我是龍族最後一人,那我也得好好保護自己,畢竟我不知道是誰拚死救出了我。”

藍雪也哀傷了,畢竟這些滅族滅門的故事,說的都是關於他的至親骨血。

“我說了,我會儘力而為,你放心吧。”

鑫月拍了拍藍雪的肩膀。

示意他放寬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