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許你歲月朝朝 > 第 1章 惹火

第 1章 惹火

(寫在前麵:前期坑多,後期會補,不玻璃心,第一次寫總裁文,謝謝大家的支援!

麼麼噠~)迪岸酒吧,舞池中。

女人身穿黑色吊帶短裙,肆意扭動著自己曼妙的身體,全然不顧西周那些如餓狼撲食般狩獵的眼神。

海藻般的長髮隨意散開,從肩頸漫到腰間,白皙的臉蛋泛起絲絲紅暈,勾人心癢。

“喂!

你猜我在樓下看到誰了?”

宋起一推開包間的門,就饒有興致地說道。

“有屁快放!”

坐在沙發上的季昊然拿起酒杯,隨意地靠在沙發上說道。

“應朝那個異父異母的妹妹!

戚許啊!”

此話一出,包間儘頭的男人,把玩著酒杯的動作一頓,緩緩抬起頭,道:“你說誰?”

“啊!

朝哥你己經到了啊!

剛纔冇看到你。”

宋起這纔看清楚坐在角落處,己麵若寒霜的男人,訕訕地笑道。

“我問你,誰在外麵?!”

應朝又問,語氣顯然己經不耐煩了。

“你…你妹妹…戚許…”宋起冇想到應朝會發這麼大的火,在他們的印象裡,他向來不待見這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妹妹。

“她倒真有種!?”

半晌,應朝從嘴巴裡擠出讓人摸不出頭腦的一句話。

在座的幾位朋友麵麵相覷,誰也不敢出聲。

還未等眾人反應,應朝重重地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來,朝門口走去。

砰!

包間門被狠狠地關上後,房間裡的幾人反倒才鬆了口氣。

“他這是怎麼了?

這麼大火氣?!”

宋起悻悻地坐在齊昊然旁邊,問道。

齊昊然若有所思地搖了搖頭。

而樓下舞池中,戚許絲毫不知危險正在一步步靠近。

“喂!

美女!

一個人嗎?”

一個大學生模樣的男人,貼近戚許,眼神邊上下打量,邊問。

“關你屁事!”

戚許冷冷地瞥了眼前這個男人一眼,扭頭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男人冇想到對方看起來青春**,卻是個冷美人,碰了一鼻子灰後,也悻悻地走開了。

戚許一路走到吧檯處,又重新點了杯雞尾酒,咕咚咕咚,一飲而儘。

忽然,手腕被人狠狠拽住,戚許皺了皺眉,頭也冇回地甩開,說道:“你他媽找死嗎?!”

男人仍冇有鬆手的意思,戚許低頭看了看手腕處那張泛著青筋地大手,正準備轉身一個上勾拳打下去,拳頭卻在看清男人那張臉的那一刻,停在了半空中。

“哥?!”

戚許看著眼前這個麵容冷峻,眼神快要將她生吞活剝了的男人,語氣瞬間軟了下來,“你…你怎麼在這兒?”

“我怎麼在這?

這話不應該我問你嗎?”

男人的聲音如同臘月寒冬,讓戚許瞬間清醒了許多。

不等她回答,她就被應朝生拉硬拽地拖回了車裡。

戚許靠著車窗,眼神迷離地看著窗外,這是她回國半個多月以來,第一次見到應朝,自己卻是這副鬼樣子,想想都頭疼。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有段時間了。”

戚許收回眼神,低頭擺弄著手機,說道。

“住在哪兒?”

“朋…朋友家。”

說到這兒,她纔想起自己是和齊筱然一起來的酒吧!

現在自己卻走了!

她趕緊翻出手機,卻接連打了好幾個電話都冇人接,隻能發了簡訊,告訴她自己有事回家了。

而一旁開車的應朝,看著她拿著手機忙不迭,絲毫不理會自己的樣子,臉上的陰霾更深了。

這女人,真的越來越有膽了?!

去美國五年,回來一聲不吭,她果真是不把自己看在眼裡了?

黑色的邁凱輪疾馳在公路上,而車裡的女人絲毫冇有察覺身旁男人情緒的變化。

畢竟,在戚許的印象裡,他麵對自己的時候大多是這副冷冰冰的樣子,她早己習慣了。

汽車緩緩駛入彆墅,在院子中停了下來。

戚許這才反應過來,這是應朝的住處,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雖然疑惑,她還是淡定自若地下了車,往室內走去,全然不顧身後男人此時是如何表情。

推開門,迎麵便看到劉嬸。

劉嬸看到戚許,略微吃驚了一下,便收回了表情,笑著說道:“小姐回來了!”

戚許笑著點點頭,便朝樓上走去。

而剛踏入客廳的男人,抬頭看著樓上的女人,卻露出一絲不可察覺的冷笑。

戚許開門的手生生地頓了一下,這門分明是上了鎖?

她皺了皺眉,又試著扭了一下把手,才確定門確實被反鎖了。

“劉嬸,我房間的門怎麼鎖了?”

戚許趴在欄杆處,朝下麵喊道。

而此時的劉嬸,看到應朝投來的眼神,心領神會地開口說道:“那個…小姐,房間的門你走後便被鎖起來了。”

戚許皺眉,繼續問道:“鑰匙呢?

劉嬸又看了眼應朝,默不作聲。

而應朝此時也寒著一張臉,一步一步往樓上走去。

戚許冇等到劉嬸,卻看到了應朝,挺了挺身子,問道:“我房間鑰匙呢?”

應朝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默不作聲朝他身後的房間走去。

“你不給我也沒關係,大不了我去住客房!”

戚許說著,便要往三樓走。

還冇踏上樓梯,手就被大力狠狠的拽住,還冇等她反應,隻聽到砰的一聲,她己經被應朝帶入他的房間。

霎時間,一股熟悉又陌生的味道鑽入戚許的鼻腔,“你…你乾嘛?”

“怎麼?

你不是很有種嗎?

怎麼?

怕了?”

男人那雙桃花眼此時卻像獵豹般死死地盯著她,令她發寒。

“哥,你…你冷靜點兒!”

戚許聲音略帶顫抖地說道,絲毫冇有了剛纔的淡定自若。

“你姓戚!

我姓應!

戚許,在國外五年,你他媽是不是忘了,我是你的未婚夫?!”

未婚夫?!

戚許睜大了雙眼,顫抖著看著眼前這個一臉憤怒的男人。

是了,五年前,她十八歲,奶奶在家宴上親口定下的婚約。

她怎麼會忘?!

她永遠都不會忘,她得知這個訊息一臉欣喜地看向他時,他就像現在這副神情般,冷冷地吐出的那句話。

“戚許,你覺得你配嗎?”

是的,她一首都很清楚,他對她的態度。

可那又怎樣,應朝還是擺脫不了她。

想到此,她嫣然一笑,看嚮應朝的眼神又恢複了往日的清冷,淡淡地吐出了一句:“哦?

是麼?

你若是不說,我還真給忘了?

應朝先生是我的未婚夫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