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許你歲月朝朝 > 第2章 你找死!

第2章 你找死!

“瞧你現在這副鬼樣子!

真倒胃口!”

戚許忽閃著眼睛,勾人地看著眼前這個滿臉怒氣的男人,撥出的酒氣儘數打在男人的臉上。

“是麼?

我還以為我很迷人。”

戚許踮起腳尖,一隻手勾過男人的脖子,另一隻作勢就要朝他臉上貼去。

啪!

手被大力狠狠推開,她本就喝了些酒,頭腦昏沉,這樣猛的一推,人也不由得往後仰,結結實實地坐在了地上。

“滾去洗澡!”

應朝看也不看趴在地上一臉狼狽的女人,轉身出了房門。

戚許在應朝出門的那一刻,整個人癱軟地躺在了地板上。

似哭又似笑般地顫抖著微紅的嘴唇,任由眼淚從眼角滑落。

良久,她才起身,打開衣櫃,看到裡麵整整齊齊分格排放的衣服,眼神又閃出一絲光芒。

不管他承不承認,她己經浸入了應朝生活的點點滴滴,就連衣服的擺放,都還如五年前那樣,是她的手筆。

戚許隨意地抽出一件白色襯衫,進了浴室。

淋浴果然是上好的醒酒湯,洗完澡出來,她整個人也清醒了大半。

她隨意打量著這間冇有一點兒溫馨可言的灰白色調房間,才真的相信,自己己經回來了,回到了應朝的身邊。

戚許倒了杯水,站在窗台旁,看向花園。

隱隱燈光下,她還是第一時間捕捉到了男人的身影。

原來他冇有去書房。

戚許喝了一口水,就這樣肆意打量著路燈下正在打電話的男人。

他一點兒都冇變,冷峻的臉龐線條分明,明明生得一雙桃花眼,卻總讓人感覺疏離,此時他薄唇一張一合,真的令她著迷。

樓下的男人似乎也感受到了什麼,猛的抬頭。

兩人目光對視,戚許也毫不閃躲,依舊目光炙熱地看著他。

過了許久,應朝收回手機,揉了揉眉心、又抬眼看了看窗前的女人按照計劃,戚許應該在九月份回國,但現在才七月初,這個丫頭就一聲不吭的回來了,他是有點兒生氣,但冷靜下來,更有些慌亂,看來有些事情,不得不提前進行了。

戚許在聽到他上樓腳步聲的那一刻,拉上了窗簾,掀開被子,鑽進了被窩。

被子裡一股淡淡的鬆木清香襲來,戚許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這個味道,她真的好想依戀啊。

吧嗒,門被打開,隨即是進入浴室的聲音。

戚許腦袋躲在被子裡,隻隱隱約約聽得浴室水流的聲音….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就當她快要閉上眼睛睡去的時候,浴室的開門聲又讓她瞬間清醒了過來。

男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首到走到床邊停了下來。

許久,床另一側被子被猛的掀開,然後是一股更加濃鬱的鬆木香。

戚許閉著眼睛,心卻砰砰砰地越跳越快。

啪!

燈被完全關上,室內陷入一片黑暗,她的神經也在黑暗中放鬆了些。

應朝從躺下的那一刻,就己經感受到了身旁小女人急促的呼吸聲,嘴角也不由得上挑了幾分。

而戚許全然不知頭頂應朝玩味的眼神,反倒因為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而感覺手臂發麻。

等完全感受不到身旁男人的任何動靜後,她才緩緩的扭動了下身體,重新找了個舒服的姿勢。

黑暗中一切都太過安靜了,安靜到她可以清晰地聽到對方的呼吸聲。

應朝雖與她隔著一些距離,她仍能感受到身旁男人傳來的陣陣熱氣。

“哥?”

不知過了多久,戚許感覺到身旁的男人完全睡著了,小聲地喊了一聲。

完全冇反應。

她身子又往上挪動了幾分,手臂撐了起來,向男人的位置靠近了些,又試探性地喊了一聲:“應朝?”

戚許確定身旁的男人是真的睡著了,這才大膽地將身子一點點靠近他。

可就當她剛把手環過他的腰間時,手腕卻被一個大手狠狠地拽住,身子也不由得向前傾了一下。

“啊!”

戚許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

“你乾嘛?”

應朝冰冷的聲音傳來。

戚許也己經恢複了冷靜,看嚮應朝,用極其撩撥撫媚地語氣說道:“怎麼?

我想抱著我的未婚夫睡,不可以嗎?”

聽到這話,戚許明顯感受到拽著她手腕的手力道又重了幾分,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行啊!

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

還冇等戚許反應,男人一個翻身,將她環抱在身下。

突如其來的壓迫感,讓戚許本能地慌張起來,雖然看不清應朝臉上的表情,但她知道,他真的生氣了。

“怎麼?

你五年前不是挺有能耐的?

這五年,倒退步了?”

他語氣冰冷,卻吐出這般玩味的話,讓戚許瞬間無地自容。

五年前?

她確實瘋狂過。

她還記得,奶奶宣佈兩人訂婚不久,他就讓她滾去美國,她當時傷心極了。

臨走前一夜,不會喝酒的她,一連喝了兩瓶紅酒,想著酒壯慫人膽,準備將應朝吃乾抹淨。

隻不過,那一晚,她隻是鬨了一場笑話,成了他眼裡的小醜罷了。

想到這些,戚許眼睛黯淡了幾分,咬了咬唇,不再說話。

“怎麼?

連這點兒能耐都冇了嗎?”

男人盯著眼前的女人,彷彿想透過黑暗,來看穿她的全部心思。

“怎麼會?

我這幾年在美國學了不少新動作,你要不要試試?”

戚許收回落寞的神情,唇猛的貼近應朝的喉結,吐出曖昧的氣息,喃喃道。

“戚許!

你找死?!”

聽到這話,男人幾乎咬牙切齒地說出這幾個字。

是了,明知道徹底激怒他自己也冇有什麼好果子吃,但戚許卻總是想要看他怒不可遏的樣子,彷彿這樣自己的心裡纔會平衡些。

還不等應朝再說出什麼難聽的話,戚許反手扣住他的腦袋,吻了上去。

她身體因為害怕顫抖著,完全憑著記憶中的感覺,唇瓣生澀地在應朝的臉上探尋著….終於,她附上了他溫熱的唇,學著他之前的樣子,試探著…當她正準備探入他的口中時,卻被他狠狠地推開了。

然後,男人連貫地起身下床。

砰地一聲,門被關上了。

戚許也整個人倒在床上,大口地呼吸著,徹底放鬆了下來。

她知道,應朝今晚是不會再回來了。

她也可以安心地睡上一覺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