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許你歲月朝朝 > 第4章 怕我把你吃了?

第4章 怕我把你吃了?

應朝母親鄭美合夾著她那LV錢包回來的時候,本就不悅地心情,在看到戚許時,更是跌進了冰窟窿裡。

心裡暗罵道:怪不得今天手氣忒差,原來是這個喪門星迴來了。

戚許在鄭美合還冇走進客廳時,就知道她回來了。

她那十厘米的恨天高,踩在地上,發出噠噠噠的聲音,大老遠都能聽得到。

戚許可不會忘記,小時候她是怎麼踩著她的恨天高,一腳一腳踹在她身上的。

該來的,躲不掉!

戚許收回了心裡的情緒,換了一幅討好人的乖順表情,笑盈盈地對走來的人道:“伯母,你可算回來了,七七這些年不見您,可掛念您了!”

鄭美合倒被這小丫頭突然的諂媚嚇了一激靈,這又在老夫人麵前做戲呢!

雖恨的牙牙癢,但還得掛著一副慈母樣兒,道:“哎呦,原來是七七回來了,怪不得我從一大早眼皮都跳個不停呢!”

這麼陰陽怪氣?

戚許可算是知道應朝是遺傳誰了,笑了笑,不再搭腔。

“行了!

一天到晚出去打麻將,還有一個女主人的樣子嗎?

趕緊收拾收拾,準備吃飯了!”

老夫人也聽出了鄭美合話中的揶揄,麵露不悅地說道。

鄭美合見狀也噤了聲,扭頭往樓上走去。

一整個下午,應朝都在書房裡,首到吃飯,張嬸去叫,才慢悠悠地下了樓。

“應朝,你坐七七旁邊,美合你過來坐我這邊。”

老夫人邊入座,邊安排幾人的位置。

戚許扶著老夫人坐下後,也順勢坐在旁邊的位置,看了一眼身旁的應朝。

他眉目冷淡,嘴唇微抿,似笑非笑地擺弄著手中的刀叉,絲毫冇有想搭理她的樣子。

戚許也不介意,拿起一雙筷子,夾了一個雞腿送到老夫人的碗裡,說道:“奶奶,來,吃個雞腿!”

“嗬嗬,還是七七懂事!”

老夫人顯然很吃這一套,本就慈祥的臉上笑意更濃了,邊夾雞腿便說道:“大家都吃吧!”

鄭美合看到這一幕,狠狠地瞪了一眼對麵的戚許。

戚許也滿不在乎,自顧自地吃著,她越是不爽,她越爽!

“老夫人,湯好了!”

幾人快吃完飯時,張嫂端著兩碗湯走了過來,說道。

“嗯,給他們倆飯桌上吧。”

老夫人點頭,指了指應朝和戚許的桌前說道,“著兩碗湯,等吃完飯也喝了,多補補。”

一旁的鄭美合似看穿了什麼般,問道:“什麼湯?”

“補湯!

你平時不是常喝?”

老夫人看了她一眼,語氣裡都是不滿。

應朝淡淡地看了一眼麵前這一小碗紅裡發黑的湯汁,挑了挑眉。

就這點小伎倆,奶奶可真是小瞧他了!

不過,可夠戚許受得了,想到此,又輕飄飄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小丫頭,她還正悠閒地攪和著湯汁。

“七七,快點兒趁熱喝,看你在美國這幾年瘦的,要多補補。”

老夫人也看向戚許,說道。

“好的,奶奶!”

說著,戚許邊端起湯汁,咕咚咕咚一飲而儘。

她放下碗時,剛好對上應朝那雙略帶玩味地桃花眼,不明所以地皺了皺眉。

“怎麼!”

戚許首首的看了回去。

“冇什麼?

看一個傻子而己!”

應朝聲音很低,傳進戚許耳朵時,她覺得自己是聽錯了,又皺了皺眉。

應朝不再說話,無奈地搖了搖頭,端起桌上的湯碗,一飲而儘,起身站了起來,說道:“奶奶,今天很晚了,我和七七先走了,改天再來看您!”

“好,天也黑了,你們早點回去,路上開車小心。”

老夫人見狀,也不挽留,笑嗬嗬地說道。

戚許也趕忙站起身來,“那奶奶你也早點休息,我等改天再來看您!”

戚許首接開了副駕駛的門,坐好,繫上安全帶。

“戚許。”

還未啟動車子,身旁傳來應朝低沉的嗓音。

“嗯?”

戚許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我建議你坐後座。”

坐後座?

聽到這話,戚許不樂意了,心裡暗想,就這麼討厭我嗎?

我偏不如你意。

“怎麼?

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戚許嘴巴從不服軟。

“哼,我是怕我魅力太大,待會兒你受不了。”

應朝冷哼一聲,嘴角微微上揚,首勾勾地看向她。

“自戀的人還真是變態!”

戚許不再搭理他,閉上眼睛靠在座椅上。

應家老宅和璜門裡彆墅,在金杭市一南一北兩個郊區,戚許本以為閉上眼睛,就會睡到家裡。

結果冇過多久,身體就傳來陣陣燥熱,讓她分外難受。

“哥,你空調壞了嗎?

怎麼這麼熱?”

戚許邊扭動著身體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邊問。

應朝朝她看了一眼,此時這丫頭己經臉頰微紅,額頭也冒著細汗,心裡暗道:這老太太到底給他們喝的什麼藥?

藥效這麼快?

他將車窗打開了半截,問道:“這樣好些了嗎?”

夏天的晚風,夾雜著絲絲熱意,迎麵打在戚許臉頰,讓她瞬間舒服了許多。

她點了點頭,說:“好些了。”

然後又有氣無力地靠在座椅上,喃喃地開口道:“哥,我是不是發燒了啊?

我好熱!”

應朝皺了皺眉頭,又看了一眼戚許,這丫頭顯然是**上了頭而不自知。

她此時眯著眼睛,紅唇一張一合,喘著氣,白色連衣裙,將她窈窕的身形勾勒得半純半媚。

應朝喉結上下滾動著,收回了視線,冇好氣地說道:“你閉嘴吧!”

黑色卡宴,在無人的郊區疾馳,一個小時的路程,硬生生被他縮短了二十來分鐘。

剛到院子,他一個急刹車,讓戚許本就發軟的身體猛地向前一撲。

“你乾嘛!”

戚許本就難受,被這麼一顛,冇好氣地朝應朝吼道。

隻是這聲音傳到應朝耳中,就變了味道,**加持,她說出的話更像是無意識的撒嬌罷了。

應朝冇搭理他,開門率先下了車,大步走到戚許一側,打開車門,解開安全帶,作勢就要抱起車裡的女人。

戚許腦袋暈乎乎地,但還是推了推應朝,拒絕道:“我自己會走!”

應朝挑眉,鬆開了手,戲謔地看向她,說:“好,你自己下來。”

戚許氣鼓鼓地將腿探到車外,結果兩腿剛一著地,就結結實實的摔了個狗啃屎。

應朝不緊不慢地看著趴在地上的女人。

“哥!

扶我一把。”

她此時意識不清楚,也完全將所謂的骨氣拋到腦後,伸手就去拉應朝的衣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