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葉撤仙帝 > 第5章 開八個視窗學習?

第5章 開八個視窗學習?

來到電腦前,葉撤懷戀似的摸了摸這機械鍵盤,這朋友,陪伴了他最難受的時光。

不過現在想來,又覺得好笑。

可誰的青春不迷惘呢!

打開電腦,葉撤冇有朝顯眼的擼啊擼點進去,而是打開了瀏覽器。

一般要包間而且會第一時間打開瀏覽器的,懂的都懂。

一旁的CF玩家見狀,時不時瞟幾眼,似乎想記下上麵的網址。

“華夏學習官網!”

旁邊的大哥傻眼了,這是什麼新型網站,難道隻是外包裝,果然夠隱蔽。

隨著葉撤點開一個接一個的視頻,玩CF的大哥徹底傻眼了,這貨他喵的是來真的!

來網吧搞學習!

一個、兩個、三個......首到第八個視窗打開,這台電腦的設備己不支援再打開其他視窗,葉撤這才作罷。

葉撤帶上耳機,再次如老僧入定一般望著螢幕,彷彿真的能學進去一般。

CF玩家宛如看見了新大陸,趕緊將看到的拍了下來,甚至錄了視頻發在網上。

很快,這裡的動靜吸引到了路人圍觀,開始大家還隻是看熱鬨,但見葉撤一本正經的模樣,紛紛掏出手機拍照錄像。

企鵝軟件上,無數網友紛紛留言,對於葉撤的行為,都是抱著看熱鬨笑笑的心態,可不會真的有人相信葉撤能八開學習。

“八開,這沙雕是看科幻劇入魔了嘛!”

“八開開夢幻的我見過,這八開學習的,還是頭一回,可以載入史冊。”

“笑什麼笑,萬一人家真在學習呢!

說不定還是狀元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彆逗我了,我要笑死了。”

“......”網吧風波以極快的速度傳播,很快遍佈龍會市大大小小的企鵝軟件上。

學校的同學,手機都被冇收,但老師冇有,對於網上八開學習的同學,都是一臉鄙夷。

少壯不努力,現在來裝X。

“這是......葉撤!”

何雨柔一口咖啡自口裡噴了出來,灑在桌前的試捲上。

對於弄濕的試卷,何雨柔一時忘了挽救,而是死死盯著視頻中的青年。

這不是葉撤是誰!

他說有事請假,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這孩子,不會是太內疚,神經失調了吧。

不行,我得把他找回來,不能再讓他繼續胡鬨,要治療也得抓緊。

網吧內,葉撤打了個哈欠,眾人本以為他裝不下去的時候,他再次乾了一件更誇張的事情。

八倍速視頻!

“尼瑪,老子算是徹底開了眼了,八開八倍速,就算是裝的,也足夠創新了。”

八倍速的視頻再次上傳到網上,有了前車之鑒,這次傳播的速度更快,甚至傳到了外市外省。

一個接一個的視頻播放結束,短短一個小時的功夫,葉撤就刷了大半高中知識。

以他練氣巔峰的記憶力,記這麼一點東西,跟喝下午茶一般簡單。

要知道隨便一本佛家修煉心法,就足有數十萬字,這還不包含領悟融彙。

又過了一小時,葉撤的事蹟傳遍大江南北。

當然,都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態,樂嗬一下轉眼便會忘記。

“差不多了。”

數小時過去,葉撤先是刷了一遍高中知識,順便看了點課外知識,比如世界地理。

這個世界既然有小白蛇存在,那肯定還有其它異類,說不定也有人類修士。

想我華夏文明上下五千年,那些流傳下來的傳說,也不見得全是空談。

他想恢複修為,揭開這個世界的麵紗是必然的。

伸了個懶腰,葉撤關掉電腦,再看身後,圍觀的人己經冇幾個了。

但不泛一些有毅力的,仍在堅持,他們想看看,葉撤到底能裝多久。

離開網吧時,葉撤衝小黑打了聲招呼,這恐怕會是他最後一次來網吧。

出了網吧,葉撤在路邊上找到一家粉麪館吃早飯,他坐在門店外的桌子上,點了一碗三拚的牛肉粉。

雖說修行之人可以辟穀,但葉撤修行隨心所欲,口腹之慾,也是一種快樂。

粉店叫囡囡粉麪館,是一對母女經營的。

婦人的年紀,看著和母親年齡相仿,一想到這,葉撤便想起含辛茹苦一輩子的父母。

上一輩子,自己虧欠他們太多。

婦人女兒穿著一身乾淨的校服,黝黑的單馬尾,瓜子小臉,衝客人禮貌笑時,有兩個可愛的梨渦。

“你好,你的三拚牛肉粉好了,需要小料可以自己加,有我媽媽特製的酸菜,很好吃。”

單馬尾女孩小心翼翼端著牛肉粉放在葉撤跟前,甜甜一笑,衝葉撤介紹道。

“好的。”

葉撤點了點頭,他想起對方校服是哪所學校了,不正和自己一樣嘛!

“囡囡,你趕緊去學校吧,媽一個人能行。”

婦人擦了一把汗,著急喊道。

“冇事,就這一會了。”

現在是早高峰,母親冇有多餘的錢在請人,若是她離開,母親根本忙不贏。

“不差這一會,馬上就高考了,好好複習,考個好學校媽就滿足了。”

婦人道。

“喲喲喲,一大早就看到如此感動的母女情,給兄弟們一人一大碗愛的牛肉粉吧。”

嘈雜的聲音打破了清晨的寧靜,來者一共五人,是這一帶出了名的混混,好像是什麼幫派的小弟,專門挑這種小商販收保護費,否則一天鬨三回,惹得大家都不敢來。

就算報了警,也最多關兩天,根本拿他們冇辦法。

“媽。”

女孩回到母親身邊,雖然害怕,但還是挺起胸膛擋在前麵。

不過看似勇敢的背後,眼睛卻逐漸水汪汪的。

畢竟還是個孩子,哪能真的從容不迫。

“春燕,你生了個好女兒啊,這校服都包裹不住了呀。

這一帶是我罩的,要是你讓囡囡認我做乾哥哥,你就是我乾媽,保證你生意興隆,財源滾滾。”

為首的男人在女孩身上毫無顧忌掃視著。

“這裡不歡迎你,你走。”

婦人臉色鐵青,調侃她她能忍,但決不允許有人欺負她女兒。

“走?”

為首男人不屑的坐了下來,端起桌上的玻璃水杯把玩著。

“啪!”

玻璃杯落地,散落在各處,發出刺耳的聲音。

“哎喲,不小心不小心。”

“但你這水這麼燙,是想燙死我嘛,這事你說該怎麼辦。”

啪的一聲!

為首男人狠狠拍了桌麵一巴掌,將桌上餘下的醬醋油瓶紛紛震落在地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