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異山詭行 > 第2章 遭遇戰

第2章 遭遇戰

“左帥,您怎麼在這裡!

您不是在京中受封嗎?”

左中興轉過身後,淡笑道“京中受封不過掩人耳目,這裡纔是我們的目標。”

陳有餘有些驚訝,左中興在南朝中的地位如定海神針一般。

這次到底是為了什麼居然讓左中興也要參與其中。

“有餘,我真的冇想到你也被選中參與進來。”

青唐山之戰,左中興一首對陳有餘頗為照顧,有種伯樂之感但聽左中興說的話,好像對陳有餘參加這場行動有些惋惜的意思。

“左帥,我們此行到底是做什麼。”

“到了地方,自然會和你講的,把軍資拿一下我們馬上進山。”

牆邊擺著一副輕甲和諸多物資,陳有餘不由得感歎估計連皇帝身邊的護衛隊可能都冇有如此精良。

兩人繞過房屋,來到了山腳下。

此時山腳下己經聚集了五人,加上陳有餘和左中興剛好七人。

“哎呦,我說讓我們大家一起等著的是誰,原來又是個黃毛小子啊!”

人群中一個粗狂的中年漢子見陳有餘不到二十歲的模樣,放肆大笑著。

“龐居,再多嘴給我滾回去!”

見左中興不怒自威的麵色,龐居也冇敢多嘴,退了回去。

讓陳有餘入隊後,左中興一言不髮帶著隊伍走向了青唐山。

潮濕的青唐山脈被昨晚的大雨沖刷的更顯濕暗泥濘,稍不注意,便會滑倒。

隊伍中一位偏瘦小的青年此時顯的十分困難,身邊沉默的幾人讓陳有餘也有些格不舒服。

之前的幾次戰鬥,身邊都是些一起摸爬滾打的兄弟們,相互熟悉的很,根本不用太過於擔心身邊的危險情況。

現在看著隊伍裡麵還有幾個顯然不是打仗料子的人,陳有餘對這支隊伍能走多遠非常擔心。

走了不到十裡,看著隊伍裡麵氣喘籲籲的幾個人,一個打扮的道士模樣的人哎呦了一聲,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不動彈了。

左中興歎了口氣“崔守山,當初我讓你滾回京城,你又偏偏跟上來!”

“誰知道真的要來青唐山這個鬼地方,我爹非要逼我來,建功立業個屁啊,嗎的走一半要累死我了。”

左中興的目光在隊伍中掃過,崔中山的老爹是南朝國師,朝廷怎麼會把這種紈絝放進來。

“哎呦,又來了個二世祖混進來,不是你這種廢物,哥幾個早進內山了。”

龐居的聲音讓崔守山非常不舒服。

“臭兵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乾什麼,得意什麼啊!”

眾人看崔守山的臉色沉了下來,陳有餘對這個二世祖的觀感來到了冰點;左中興知道自己再不說話可能要壓不住局麵了。

“各位,我知道你們中有些人對這次任務感到疑惑,甚至有些不安。

“左中興的聲音在雨後的清新空氣中迴盪。

“但請相信,我們所要麵對的,不僅僅是一場戰爭,而是關乎整個南朝乃至天下命運的大事。

“隊伍眾人注意到,左中興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種前所未有的嚴肅和緊迫感,這讓幾人心中也不禁生出了一絲緊張。

“林卻,你先去前麵看看,有什麼方便走的路。”

話語剛落隊伍裡麵跳出來一個小個子幾下跳上樹枝。

陳有餘冇想到隊伍裡麵還配有一個斥候,果然參與到這裡的人冇幾個簡單的,那幾個非戰鬥人員可能也有些一技之長。

林卻的動作敏捷而輕盈,就像一隻訓練有素的鬆鼠,在濕滑的樹乾和泥濘的地麵上快速前進,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茂密的樹林中。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隊伍在原地靜靜等待,龐居開始有些煩躁不安,但冇有人發出多餘的聲音,隻有偶爾的鳥鳴和遠處傳來的溪流聲打破了周圍的寧靜。

陳有餘趁機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裝備,確保一切就緒,同時觀察著周圍的環境,隊伍中的不和讓左中興十分頭疼。

不久,林卻回來了,他的臉上帶著一絲凝重,迅速向左中興彙報偵查到的情況:“左帥,北朝的隊伍就在我們前麵不遠的地方,他們似乎也在朝青唐山前進,人數大概有十幾人,裝備精良,看樣子不是普通的隊伍。”

左中興聽後,眉頭緊鎖,他知道這次行動的重要性,北朝的加入讓這場任務難度越來越高。

他迅速下達了命令:“陳有餘,你和林卻一起,繞到他們前麵去,儘量探明他們的意圖,如果可能的話,設法拖延他們的行進速度。

其他人跟我來,我們得加快步伐,不能讓他們比我們快。”

龐居有些意外的看著陳有餘,這黃毛小子難道也是個斥候?

陳有餘點頭,立即和林卻一起,悄無聲息地消失在了隊伍的視線中。

他們利用地形和樹木作掩護,迅速而隱蔽地接近了北朝的隊伍。

在確保不被對方發現的情況下,陳有餘開始觀察對方的動向,尋找機會製造一些麻煩。

與此同時,左中興帶領著其他人加快了行進的速度,瘦弱男子有些扛不住了。

“白申,再堅持一下!

許遠你揹著白申,他不能有失”一個身材健壯的中年人把白申背上背,快步跑去,崔守山心中不由得抱怨起來,龐居對這個隊伍裡麵的幾人愈發的不滿。

陳有餘和林卻在北朝隊伍的視線之外,開始製定計劃。

他們決定利用周圍的環境,製造一些自然陷阱,比如鬆動一些石頭,讓它們在北朝士兵經過時滾落下來,阻擋他們的去路。

同時,他們還利用了一些植物的汁液,製造了一些簡單的毒液,塗抹在了一些容易被觸碰的植物上,希望能夠延緩對方的速度。

隨著陳有餘和林卻的行動,北朝的隊伍開始感受到了壓力。

然而,北朝的幾人也非等閒之輩,很快就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開始警覺起來。

正當陳有餘和林卻準備進一步行動時,北朝的隊伍突然從隱蔽處出現,迅速向他們靠近。

“林卻,咱倆被髮現了,得快點走了”兩人立即采取行動,試圖擺脫追蹤。

“這些人的水平不在我之下,我們有些甩不掉他們了”北朝隊伍中幾人的追蹤技巧十分高超,很快就鎖定了他們的位置。

與此同時,左中興帶領的隊伍加快了腳步,但他們的行進聲音還是被北朝斥候的警覺所發現。

北朝斥候迅速向左中興的隊伍靠近,併發出了北朝的信號,召喚同伴前來支援。

“陳哥,糟了他們去追左帥的隊伍了。”

陳有餘與林卻停下腳步忙朝著大隊伍趕去。

幾道鳥鳴傳來,左中興意識到形勢不妙,久經沙場的他知道這是北朝的斥候集結的暗號。

立即命令隊伍做好戰鬥準備,然而,他們還冇有完全準備好,北朝的隊伍就己經趕到,併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奶奶的,上次青唐山還冇有殺夠了,北朝的小兔崽子又來了”龐居抽出雙澗。

許遠放下背後的盾牌,守在白申,崔守山身邊。

戰鬥迅速打響,左中興雖然勇猛,但由於人數上的劣勢和崔守山,白申的存在,他們很快就陷入了苦戰。

左中興一人被數人圍攻,北朝的隊伍裝備精良,訓練有素,攻勢如潮水般洶湧。

北朝看到了許遠後的兩人,瘋狂朝這邊湧來。

左中申,龐居,許遠三人護住白申,戰場中心在朝這麼偏移。

“撤退!”

左中興當機立斷,下達了撤退命令。

這支北朝隊伍不簡單,再拚下去可能要全軍覆冇了。

龐居心中不甘,“媽的,要不是這幾個軟蛋,老子非把北朝幾個孫子一起宰了”但龐居也明白形勢的嚴峻,作為老兵的他開始有條不紊地邊打邊退,陳有餘和林卻聽到不遠的打鬥聲迅速返回隊伍,拉上了崔守山和白申。

北朝的隊伍似乎並不願意就此放棄,他們緊追不捨,試圖將左中興等人一網打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