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異山詭行 > 第4章 何羅之神

第4章 何羅之神

左中興隻下令遠離這些石像,南朝的隊伍試圖繞過那些古老的石像,但就在他們剛剛開始移動的時候,山穀中的霧氣突然變得更加濃重,視線被嚴重阻礙。

擔心眾人走散,又經過了剛剛一番苦戰,很快隊伍便原地休息起來。

“左帥,不是我瞎問,任務又不說,一問就扯國運,到底進這青唐山乾嘛的?”

大家一邊吃著乾糧一邊盯著左中興,對這次任務的目標都是好奇無比。

然而,就在他們小心翼翼地等著左中興時,一些不尋常的動靜開始在霧中出現。

石像上,無聲無息地冒出了許多觸手,它們濕滑而有力,如同潛伏在黑暗中的獵手,等待著獵物的到來。

但由於濃霧的掩護,隊伍中的眾人並冇有立即發現這些觸手的存在。

“誒,到了青唐山內圍自然會告訴大家的,現在為時尚早。”

聽到這個模棱兩可的回答,大家一陣唏噓,可左中興的威嚴在這裡擺著,大家冇有多說話。

隨著時間的推移,霧氣開始慢慢變小,一聲淒涼而悠長的狼嚎突然在山穀中迴盪,讓所有人的心臟猛地一縮。

他們驚恐地發現,之前被他們殺死的狼群,竟然在不知不覺中站起來了,準確的說應該是複活了。

拖著破碎的殘肢,它們的眼睛中閃爍著不祥的綠色光芒,詭異的姿態,破碎的腦袋無一不說著剛剛那場戰鬥。

更令人震驚的是,隨著霧氣的進一步散去,一些穿著不同朝代服飾的奇特生物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這些生物的步伐僵硬,麵容呆滯,就像是從古代墓穴中走出的死人。

但亂七八糟的肢體組合和腐臭的氣息標誌著這似乎不是人類。

林卻在隊伍的前方,他首先看到了這些怪異的生物,不禁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大神經如龐居此時也有點害怕:“左帥,這這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左中興心中一沉,他意識到,他們可能己經陷入了一個古老卻不知名的法陣時。

他迅速做出決定,大聲命令道:“大家快跑!

這些怪物不是我們能對付的!”

然而,就在他們準備撤退的時候,那些隱藏在石像後的觸手突然發動了攻擊。

它們如同毒蛇一般迅速伸出,將白申,崔守山幾人牢牢纏住。

陳有餘摸出刀來,幾刀砍斷了觸手,拉著幾人朝石像遠去。

“遠離這些石像!”

隊伍中的眾人再次看向石像時,如海草般多的不明觸手從石像內伸出,瘋狂的拽住身邊的活物。

隊伍朝著入口逃竄,龐居揮舞著手中的武器,大聲咒罵著。

許遠則抱住盾牌緊緊守護在白申和崔守山的身邊,他們幾人臉上都寫滿了恐懼和不安。

陳有餘和林卻作為斥候,他們的身手敏捷,但在這種西麵受敵的情況下,他們的優勢並冇有得到充分的發揮;左中興則站在隊伍的最前方。

“被困住了,這下出不去啊!”

一向穩重的許遠也不由得有些著急。

“草,這邊死了多少人!

媽的我要成國運了!”

龐居要有些招架不住,連忙後退。

隨著不知名生物的不停加入,戰鬥變得越來越激烈,南朝的隊伍被逼入了絕境。

他們麵對的不僅僅是**上的苦戰,更是心靈上的恐懼和絕望。

這些未知的敵人,他們的力量來源、攻擊方式,以及他們的目的,都是一個謎。

在戰鬥中,左中興注意到了那些穿著古代服飾的奇特生物,居然有南朝的服裝,仔細看那個不知名生物的衣服特征,皇宮護衛的衣服,三皇子他們來過這裡!

崔守山不停的看著出來的未知生物,附近雜亂的石像讓他有些熟悉感!

“左帥,我需要有人去清理一下那個石像的上麵。”

崔守山指著一個歪倒的石像喊道。

左中興一個眼神示意,陳有餘拚力突出重圍,幾刀劈開觸手跳了上去。

用手擦去表麵的泥土,一個詭異的魚首下麵卻有著數十條觸手。

難道這個是章魚?

陳有餘忙將看到的東西和大家說了一遍。

“一首而十身,其身如藤,常伴霧來。

這TM是祭祀何羅神的地方。

這些鬼東西不是複活了,而是有何羅魚的霧氣操縱著他們的身體,點火,快點火燒附近的石像。”

崔守山大喊著。

眾人忙將火把點起來,扔向附近的石像。

石像中傳來一聲如狗般的尖叫,尖銳的讓南朝眾人的腦袋昏了一下,霧氣隨之消散了許多。

“石像裡麵藏著何羅魚,邊走邊燒。”

詭異生物裡麵的許多彷彿失去了什麼支撐,癱軟了下來。

“何羅魚不是幾百年前就滅絕了嗎?

何羅廟也被砸光了,這破地方怎麼能有這些東西!”

許雲忙問向崔守山。

“我哪裡知道!

這些石像是祭祀何羅神的晦物,裡麵養著何羅魚這麼多年竟然還冇死。”

一堆火把簇擁著眾人趕向山穀入口。

“媽的,原來這些都是屍體,被這破何羅魚驅使起來的!

這魚要是在戰場上那還得了!”

龐居忙問左中興“左帥,要不抓上幾條回去。”

“彆多生事端,龐居,這裡麵出的事情有點超脫我們的認知了!”

“那老子放把火燒死這些鬼東西!”

龐居找了些枯草,火把到處點。

不多時,山穀裡麵響起一陣又一陣的犬鳴,霧氣突然濃起來,一堆又一堆的詭異生物瘋狂湧向南朝眾人。

“快走,快走;龐居你TM乾的好事”崔守山驚慌失措的跑向穀口。

“要不是你這個鱉孫瞎跑,老子能在這裡?”

龐居也不多讓又要和崔守山吵起來。

而左中興此時卻一言不發,彷彿在思考什麼,許遠忙去勸架。

林卻一言不發好像也在思考著什麼,白申在包裹裡麵摸著什麼。

這次的遭遇讓陳有餘穿越後第一次世界觀受到了衝擊,像魚一樣的章魚居然可以驅使屍體,這座山裡麵到底藏著什麼東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