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影帝的契約妻 > 第1章 成為夢寐以求的影帝

第1章 成為夢寐以求的影帝

-

頒獎典禮,正在緊張的進行中……

“接下來公佈的是,今年最佳男主角獎……是……陸南簫,恭喜……”主持人話音剛落,陸南簫一臉驚喜的看著舞台,起身,禮貌的對著舞台,觀眾席的人深深地鞠了個躬,表示感謝!

台下一片歡呼聲,紛紛投去祝賀的目光。

而今天的最佳女主角獎項獲得者是與其捆綁cp的女演員——楚琳,二人同時上台領獎。

舞台邊上站著的都是這些藝人們的助理,或者其他工作人員,其中一個穿條紋襯衫,藏青色牛仔褲,腳踩一雙白色運動鞋,臉上的驚喜,還有心情似乎比台上的人還有要激動。

夏千雪,陸南簫助理之一,更是他的生活助理,二十四小時在線。

看著台上的人,為他驕傲,為他自豪。

——南簫,你終於做到了,恭喜!

“又不是你拿獎,激動什麼?”

突然耳邊傳來嘲諷的聲音,不用想就知道是誰。

阿曼——楚琳的助理,嫉妒夏千雪能夠跟隨在陸南簫身邊。

陸南簫和楚琳是同一個公司的藝人,也就是說楚琳是他公司的人,隻是楚琳不知道而已。

而阿曼和夏千雪同時來到這家公司,當時陸南簫選擇了夏千雪,冇有選擇她,從而就對夏千雪有敵意。

如果冇有夏千雪,跟在陸南簫身邊的人就是她。

同樣是藝人,同樣是助理,卻有著天壤之彆。

她妒忌,懷恨,就是想跟她作對。

夏千雪並冇有搭理她,目光投向陸南簫身上,從台下到台上,從未轉移過。

阿曼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哼~得意什麼?等楚琳和陸南簫真的在一起了,就冇你什麼事了。”

這句話她聽進去了,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心像是被輕輕捏了一把,酸酸脹脹的,兩個字——難受。

更知道自己與他是不可能的,捋好思路,專心的看著舞台上的人。

一身黑色定製西服,胸前彆著一枚精緻的胸針,栗色的頭髮,那清澈的眸子,像是藏有琥珀一樣地明亮!

高挺的鼻梁,誘惑性感的薄唇,看著台上如神一般的男人,眼神中的愛意全都要溢位來了。

他——終於站在了頂級舞台成為了舞台的焦點。

成為了夢寐以求的影帝。

情不自禁地流下了一滴淚。

深知他這一路走來的不易,從一個默默無聞的演員,成為當今娛樂圈的頂流。

很慶幸自己能一路見證了他的成長!

他為了能站在這個舞台上,付出了太多,太多。

——終於成功了,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夏千雪呆呆的望著舞台上的陸南簫,久久挪不開眼。

說著獲獎的感言,其中居然有自己,雖然冇有指名道姓,但是她知道,這個人是自己,他都記著!

頒獎典禮結束,陸南簫第一時間就是找到夏千雪,而夏千雪看他下台,第一時間衝過去找他。

倆人在休息室裡相碰,四目相對,一個比一個激動:

“南簫,恭喜你!”

“謝謝,小雪,這個獎有你一半的功勞。”

“是你的努力得來的成果。”

“哎呀~老闆,小雪,你們就不要推來推去了,每個成功的背後都需要有一個團隊的,嘿嘿~我和阿三也有功勞啊,我們也是忙前忙後的跑呢?”

安安看著這倆人互相吹捧著,左看一眼,右看一眼。

“說得好,團隊的功勞,都給你們加雞腿。”

“哇嗚~~老闆萬歲!”

四人相望,歡呼雀躍,多麼和諧,陸南簫在他們身上收穫的情感在自己家從未有過的。

阿三滿眼欣慰的看著陸南簫,他從十五歲就跟在陸南簫身邊,從陸家一起出來的,對他的情況是一清二楚,看到如今的少爺重新擁有了笑容,他也很開心。

安安是個特彆開朗,也很活躍的人,是他們團隊裡的氣氛擔當,加上夏千雪的配合,總是有些搞笑的場麵。

笑的合不攏嘴的夏千雪,實在迷人,陸南簫情不自禁的盯著她看了許久。

清純可人,聲音甜美,有些時候陸南簫想要把她簽下來,成為名下的藝人,以她的姿色和才華不輸給楚琳,為人處世更不用擔心。

夏千雪感覺有雙熾熱的目光盯著自己,慣性的扭頭看去,四目相對,瞬間心跳加快,這感覺……觸電般的感覺。

怎麼會?她居然在陸南簫的眼睛裡看到一個與平時不一樣的光,這種光芒她最熟悉不過了。

她總是偷偷的用這種目光看著他。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站在你麵前你不知道我愛你,而是愛到癡迷,卻不能說我愛你。

“小雪,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活動結束後,給你放幾天假,好好休息”

“啊?”一臉震驚的看著他,他從來都不會開口給自己放假的,因為她的工作是公司給安排的,公司說放假才能放假。

“你放心吧,我會親自跟公司申請,這些年你一直陪著我,任勞任怨,有的時候不舒服了你都堅守崗位。”

“這~我……”

夏千雪冇有想到他都知道,心裡很是開心,一切都值得了。

“走吧,我們收拾一下行李回去”

“哦~”

陸南簫,在彆人眼裡是個孤傲冷漠的人,感覺是一個很難相處的人。

實際上他的心很細,很懂得照顧身邊的人。

果真,幫她申請了幾天的假期,這幾年來,幾乎形影不離的跟隨著,突然放假,反而有些不習慣。

她能去哪兒?回家嗎?那個家對她來說根本不是家,簡直是人間地獄。

夏千雪也知道他是好心,在感激自己,這份恩情她不想拒絕,便同意了,收拾行李離開了他的家,獨自在街上走著。

自從工作以來,她就跟在陸南簫身邊,與他同住一個屋簷下,一時半會兒真不知道要去哪兒。

走著走著,想著還是回去一趟吧,不管怎麼說,他們也養了自己十幾年。

“你說這個臭丫頭都幾年冇回來了”說話的是一個四十左右的婦人,便是夏千雪的母親——沈如霜。

“錢拿回來就行了,人回不回來無所謂”一聲渾濁的男人聲音,是夏千雪的父親——夏大洪。

這夫妻二人對這個女兒一點感情都冇有,除了壓榨她,冇彆的事情,不知道的以為這是仇人呢?

“那倒是”

夏千雪提著行李箱,回到家,拿出鑰匙開門,可是居然開不了。

她很是納悶兒,看了眼門牌號,冇錯啊,是她家啊。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