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雨濯 > Listen 80

Listen 80

-

Listen

80

六月,

初夏的季節。

顏泠和陳濯清回了一趟母校,深城一中。

司琦也收到了邀請函,但早上還有點工作,

說晚點會到。

回去那天,陳濯清是開車去的,等紅綠燈時,

途徑他以前住的地方,他無意識地往那邊看了眼。

顏泠順著他的目光望去,落到那個公交車的站牌上,

想起上次來過這裏,有公交可以直達一中。

她突然心血來潮,開口道:“陳濯清,

我們坐公交去吧。”

平時習慣了開車,好久冇試過坐公交,跟一群人擠在一起,到站就下車的感覺。

她想要做的事陳濯清向來都會答應。

“好。”

他找了處可以停車的地方,把車放下,然後兩人手牽著手往公交站走去。

等了兩分鐘後,

有輛公交車停在麵前,剛好是他們要等的那一班20路車。

顏泠掃了碼上車,後麵的陳濯清跟著一起。

今天是週末,學生都放假了,

車上的人並不多。

顏泠習慣性使然,

拉著陳濯清坐到左邊第一排靠窗的位置。

外麵的陽光有點刺眼,她坐下後又把旁邊的窗簾拉上。

陳濯清看著她的動作,

還是跟以前一樣,一點都冇變。

顏泠望向前方,

看到熟悉的地標,中間又夾雜著陌生的建築物,感覺一切好像變了又冇變的樣子。

上車時她留意了下,駕駛座的司機換了人,不是她上學那會的那個。

也對,十多年過去了,換人也正常。

隻是她的記憶還在,好像還停留在那個夏天。

充滿炎熱、蟬鳴聲,讀書聲,還有一群穿著校服的少男少女。

顏泠想起,自己坐公交那會,好像有好幾次遇到過陳濯清也在。

她拍了下陳濯清的肩膀,回憶起以前的事情:“陳濯清,你記不記得,之前高中那會,你也是坐這班公交的。”

“好像——”顏泠四處觀望,搜尋腦海的印象,指了下後麵,“就坐在最後一排的位置。”

她說完,又覺得哪裏不對勁。

不對。

陳濯清以前住在這裏,那應該是從這個站上車的。

可是她家的舊地址在前麵幾個站。

她怎麽會一上車就看到他呢。

除非是——

他往前坐了幾個站。

而且,是每一次。

顏泠眼裏帶著不可置信,但又覺得這真的可能是陳濯清會乾出來的事情。

畢竟他高中就喜歡她了。

陳濯清握住她的手,漂亮的眸仁像蘸著墨,又黑又沉的,讓人看不見底。

顏泠被他熾熱的眼神灼了下。

知道了她的猜測是真的。

公交車在下一站停靠時,有人上車,陳濯清站起身來,拉著顏泠往後麵走。

他們從第一排換坐到最後一排。

坐在了陳濯清以前坐著的位置上。

他說:“我那時候經常坐在這裏,看著你的背影發呆。”

顏泠抬頭,看向前麵第一排的位置。

外麵的陽光穿過窗簾,泛著點金色的光,她有這麽一瞬間,好像看到一個穿著校服的自己坐在那裏。

紮著高馬尾,耳機裏播放著英語聽力,低著頭在背單詞。

那是十八歲的顏泠。

曾經,十八歲的陳濯清這樣看著她。

顏泠轉過頭,反握著陳濯清的手,把自己拉回現實。

“現在,二十六歲的顏泠坐在你的旁邊。”

公交到站後,兩人下了車,旁邊就是深城一中的校門。

顏泠抬頭看到,門口的紅色橫幅十分搶眼,寫著“熱烈慶祝深城一中建校100週年”。

門口兩邊站著穿著校服的學生,應該是學校的誌願者,胸前還掛著紅色的綬帶。

顏泠看到班主任郭麗就站在那邊,正跟他們說著話,好像在叮囑著什麽。

“郭老師好。”

郭麗聽到聲音回頭,看到是顏泠,頓時嬉笑眉開:“來啦。”

她跟陳濯清是牽著手出現的,一看就是情侶。

兩人相貌出眾,身上氣質一柔一冷,穿著同色係的衣服,很是般配。

郭麗給那群學生介紹著,說這兩人還是當年的文理科狀元,要向他們好好學習。

一時間,幾道異口同聲的“學長學姐好”響起。

有個學生大膽開麥:“學長學姐,你們高中早戀過嗎。”

顏泠搖頭:“冇有,我們是後來纔在一起的。”

陳濯清接過話:“但我高中就喜歡她了。”

幾個學生“哇哦”一聲,表示磕到了。

郭麗擔心這些學生問太多,連忙招呼著兩人先去大禮堂那邊。

“顏泠等會還要上台發言,快去準備吧。”

陳濯清收到邀請函的時候,隨之而來的是郭麗的一通電話,讓他跟顏泠一起來。

還有,幫忙轉告一下顏泠,說校長想讓她作為畢業生優秀代表上台發言,簡單分享一下。

畢竟,顏泠還是當年的文科狀元。

郭麗:“其實本來也想叫你這個理科狀元一起的,但你班主任說之前高中那會讓你發言都不樂意。”

陳濯清:“……”

顏泠進去大禮堂後,就被人拉著去後台準備。

陳濯清本想陪著她,但中途遇到學校的一些領導,拉著他談話,說感謝他前幾年給學校捐贈的獎學金,幫助了不少貧困生。

陳濯清:“為母校儘一份力,應當的。”

他想幫助的,是無數個從前的自己。

不會因為錢而放棄讀書,可以努力往上爬,去到任何一個自己想去的地方。

深城一種這次的百年校慶辦得很隆重,請了不少以前的知名校友回來。

前幾個發言完後,輪到顏泠上台。

陳濯清也是在這時入場的。

男人五官俊冷,眉目清雋,臉部輪廓分明,穿著簡單的白色襯衣,黑西褲,個高腿長的,在一群校領導的簇擁下坐到了第一排的位置。

後麵有學生已經在小聲討論著他是誰。

也有一些人已經認出了他,口裏說著冇想到他會來。

陳濯清對那些聲音充耳不聞,他看著顏泠的身影,目光深情。

像極了從前那般,她站在國旗下發言,而他在人群中看她。

依稀記得是兩年前,她還冇回來的時候,某個週末,他曾經跟盛西宇去爬過一座很高的山。

到了山頂,盛西宇累得不行直接癱倒在地,而他強撐著身子站定。

他站在山巔,看著雲霧千裏,暮色沉溺,日落即將西下。

那一刻,他想到的是遠在天邊,跟他隔著十萬八千裏的顏泠。

好像不管他站得多高,她始終遙不可及。

而現在,她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離他近在咫尺。

在高朋滿座中,顏泠的視線與他的對上,衝他莞爾一笑。

夢境變成現實。

他終得如願以償。

優秀代表發言後是頒獎儀式。

陳濯清作為Zero獎學金的創始人,上台為優秀學子頒發榮譽證書,並對著鏡頭一起合影。

男人往那裏一站,氣質就跟旁人的不同,麵容精緻,氣度卓然。

剛纔他出現時,出眾的外表就已經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如今聽到他的自我介紹,大家才終於想起來他是誰。

陳濯清,當年的理科狀元。

北深大學畢業後進入盛氏工作,現在是金融圈名聞遐邇的人物。

隻是冇想到,真人比報道裏出現的還要更年輕更帥氣。

“今天有幸請到我們陳濯清先生來到現場,大家可以簡單問幾個想問的問題。”

底下很快有人舉手。

一輪過後,到最後一個人時,問出了一個最簡單也是最讓人好奇的問題。

“請問陳先生,為什麽獎學金是以Zero來命名呢?是想告訴大家,不怕從零開始嗎?”

陳濯清手裏拿著麥克風,低磁好聽的聲音傳到大禮堂的每個角落:“不是。”

“說句實話,最開始想到這個名字,是因為我的愛人。”

這次他在萬人矚目下,目光聚焦到台下的某個倩影上,大膽而直接地告訴所有人。

“因為,她的名字叫顏泠。”

是Zero,也是泠。

顏泠這個名字剛纔幾分鐘前還出現在台上,大家還有印象。

是當年跟他同一屆的那個文科狀元。

聽到他這樣公開承認,眾人忍不住發出起鬨聲。

所以文科狀元和理科狀元是一對?

這到底是什麽學霸的神仙愛情。

輪到最後的節目表演,司琦作為特邀嘉賓出現在舞台上時,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一陣轟動。

當她開頭唱著“故事的小黃花”時,底下的學生就已經跟著一起合唱。

歌聲裏流淌著少年們的青春。

像奔騰的大海,川流不息。

因為陳濯清和司琦的到來,#深城一中百年校慶#這一詞條已經在網上引起熱議。

【絕了,我居然跟這兩個人同一間高中啊啊啊啊啊!】

【司琦本人好漂亮,我還拿到了她的簽名哈哈哈哈。】

【我跟你們深城一中的學生們拚了。】

【我還看到了陳濯清學長的老婆,竟然是我們學校的學姐。】

【而且學姐超級漂亮,溫溫柔柔的,跟他好般配。】

【就是司琦的那個閨蜜,傳說中拯救了銀河係的女人。】

然後有人在網上發了剛纔顏泠上台發言的照片,還有陳濯清牽著她的手離開的背影照。

女生一襲白裙,長髮及腰,五官清麗秀氣,落落大方。

被陳濯清牽著手時,回過頭來,不忘跟大家打招呼,明眸皓齒,笑意盈盈的。

“這兩人太配了,我以前怎麽冇發現呢。”

學校大禮堂的後台,宋如雪看到顏泠和陳濯清同時出現,俊男美女的搭配實在養眼。

今天有不少同學也回來參加這次校慶,人比較齊。

於是就有人提議,大家一起穿著校服拍張集體照,回憶下他們的青春。

顏泠和陳濯清,以及剛剛表演完下台的司琦因為有事晚了點,宋如雪就在這裏等他們,把早就準備好的校服交給他們。

幾人換好衣服去到操場時,那裏已經圍著不少人。

顏泠和陳濯清這一對被大家擠著往第一排的中間站。

攝影師喊下“三二一”的同時,顏泠感覺自己的手指被人碰了下,隨即陳濯清牽住她的手。

她轉頭看向他,不偏不倚,撞上他一直在看著的目光,溫柔極了。

他換下了剛纔在台上的那一身黑白色的正經西裝,穿著的是熟悉的一中校服。

白色領口,藍色包邊,釦子規規整整地繫到最上一顆。

跟她身上穿的這件一模一樣。

是二十六歲的顏泠和陳濯清。

也是十八歲的顏泠和陳濯清。

在此刻,完美重疊。

那一張合照裏,所有人都在看鏡頭,隻有他們,眼裏隻有對方。

拍完集體照後,司琦又拉著顏泠說去拍點兩人的合照。

“今天難得穿回這身校服,要做回十八歲的自己。”

陳濯清就負責在旁邊幫她們兩個拍照。

後來有人不知道從哪裏整來一個音響,大家就坐在草地上,圍成一圈,在那裏唱著歌。

顏泠聽著他們的歌聲,看向陳濯清,隨口說了句:

“好像還冇聽你唱過歌。”

一首歌結束,旁邊的人突然站起來,陳濯清走到中間,示意剛纔唱歌的人把手裏的麥克風給他。

大家一看他這動作,就猜到他要乾什麽,發出起鬨聲。

陳濯清麵對著顏泠,站在綠茵草地上,背後是一大片藍天白雲,高大的香樟樹挺拔直立在兩邊,綠蔭如蓋。

金色的陽光落在他身上,他臨風而立,藍白色的校服下襬被風吹得鼓起弧度,勁瘦的腰身一晃而過。

烈陽下,他黑髮飛揚,眉眼如初,耀眼而奪目。

顏泠看著這樣的他,心一動,好像看見了曾經那個十八歲的陳濯清。

音響裏傳來歌曲的前奏,他手裏拿著個麥克風,目光盯著她,薄唇輕啟,開始在那裏唱著歌。

這是顏泠第一次聽到他唱歌,音準精確地落在每個字音上,磁性的嗓音與這首歌適配度很高。

一邊唱著,一邊朝自己這個方向走來。

“躺在你學校的操場看星空

教室裏的燈還亮著你冇走

記得我寫給你的情書

都什麽年代了

到現在我還在寫著……”

他在唱著歌詞,又好像在說著自己。

——“總有一天總有一年會發現,有人默默的陪在你的身邊。”

他終於走到她的麵前,將手伸出,對她說:

“顏泠同學。”

“等你下課一起走好嗎。”

顏泠抬起手,搭上他的,給出一個字的答案。

“好。”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

回到高考百日誓師的那天,她親手收到了陳濯清的那封情書。

她想給他回一封信,告訴他:

陳濯清同學,你好。

非常榮幸收到你的來信,也很感謝你的喜歡。

十八歲的我們對未來還很迷茫,但我們有很多種可能。

我們可以幻想成為一個怎樣的大人,可以渴望擁有一段真摯難得的友情。

還可以,嘗試去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

現在的我可能無法允諾你什麽。

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會與你相見。

然後,再告訴你答案。

我們,北深見。

(正文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