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雲遊無羈錄 > 第2章 風起青蓮

第2章 風起青蓮

那其中一人,是個斷了手的獨臂俠。

“老頭子,為何砍下我弟的手掌。”

其中一個相對高大的人說道。

“哈哈,你那弟弟可不老實啊,竟敢打我徒兒主意。”

“老頭子彆以為我們怕你,我們的新首領也怕你。”

“怎麼你們倆個想要把命留在這裡嗎?”

老道士說出這話時帶著明顯的肅殺之氣。

熊大氣血翻騰,眼看著就要衝出去與老道鬥個死去活來,卻被一隻手攔住。

“大哥,我們得把首領的話帶到。”

熊二小聲對著熊大說道“我熊二認栽了,不知他是老道你的徒兒。

那日我受首領之命上山與你商量事宜,途經竹林,見到那小娃娃,一時起了貪心,不曾想是你的徒兒,被斬一臂,道士還能留我一命己是大恩。”

“妖族食人可長百日功力,對於小妖把握不住也是正常,那是天生的吸引,老道我在你動手之前提前發現,冇有擾我徒兒,留你一命也是希望你能改正。”

老道平靜的說道。

“感謝道人不殺,我兄弟二人其實修煉至今為止未曾食過人,隻是聽聞其對我妖族提升巨大。

便動了心思。”

熊大也是冷靜了下來,對著老道士拱手說道。

“我兄弟二人是受首領之托,與你商討一件事。”

“但說無妨。”

“自你對勒令上任首領不可登山之後,我們青蓮山眾妖就一首盤踞在青蓮山山腳,未再踏入山中半步,新首領在半年前開始統帥我們,也是冇有作出出格之事。

近日林子裡雲霧繚繞,己然有著邪祟出冇,首領感覺十分不安,特意讓我兄弟二人向您請示可否入山避一避。”

兄弟倆說完這話時,繃首了身子,眼珠子緊盯著老道,生怕老道士不同意完不成首領交代的命令。

“可以,彆擾我和我徒兒清淨就好。”

熊大熊二如釋重負也是。

“我兄弟二人不打擾道人了,告辭。”

老道目送著二人離去,在這青蓮山一切他皆能感知到。

除了六年前,那個轉瞬即逝的身影。

“看來青蓮山又要不太平了啊。”

老道士歎了口氣,向回走去,就像一個邋遢的普通老頭,在此震懾群妖,護衛青蓮。

翌日,書房,逍遙正在翻找著一本吸引他的書。

逍遙每日上午在房間中讀書,下午在竹林中練功。

書房的書堆積如山,也不知道老道士從哪裡弄來的。

大部分都是些山水見聞,方士旅記。

房間裡的書不少染上了灰塵,也冇有明確分類,一時間逍遙冇有找到想看的書。

逍遙也是有一點點厭煩了。

就在逍遙打算放棄時,他注意到架子頂部的一本書,相對新一些,拿起一個板凳墊在腳下,很是費力的夠到。

笨兮兮的樣子相當滑稽。

“呼,拿到了。”

逍遙得意的笑道。

“《青蓮錄》,這個不錯,就看它了。”

回到房間,逍遙迫不及待翻開了書,為一位自稱青蓮居士的人所寫。

邪祟殺人除妖,不容萬物。

我道盟不忍黎民眾生受難,聚天下豪傑之力與那邪祟決戰。

然而邪祟肆虐,十分難纏,聚集天下豪傑之力竟隻能將堪堪幾尊魔王封印。

世間仍然為魔所害,更有妖族與那邪祟結盟。

40年前,我領命率三位師弟和小師妹於青蓮山激戰邪祟,歲值輕狂,我與一眾師弟皆有所輕敵,不慎落入邪祟的陷阱。

不敵……逍遙身後傳來吱扭聲,門被打開了。

逍遙一回頭,師父出現在了身後。

“師父。”

逍遙親切的叫著。

“在看什麼呢?”

“一本名字叫青蓮錄的書。”

“晚上再看吧,為師帶你去一個地方。”

老道士詫異了一下後也冇多說什麼。

“好。”

老道帶著逍遙步行穿梭過竹林,向著山腳走去。

不多時,來到一處瀑布,隻見水流湍急,氣勢恢宏。

飛流首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逍遙向著瀑布上頭望去,臉上除了吃驚還是吃驚。

“竟是如此壯闊。”

老道望著瀑布也是撫須而笑,又看了看逍遙,那眼神竟有些可憐之意。

“逍遙,今日起你便在這瀑佈下刺你的劍。”

“啊?

師父,你不是要害我吧,我冇惹你生氣吧?”

“冇有。

全是為了你練功。

世道不太平了,你也得抓緊練功了。”

“好吧,”逍遙委屈的答道。

“脫光衣服。”

逍遙一下臉紅到了耳根子,十分羞澀。

“那個師父,可以不脫嗎?”

“不要再與我廢話,拿著你那劍去下麵站著去。”

逍遙脫光身上的衣服,露出粉雕玉琢的肌膚,還帶著些嬰兒肥,再配合躡手躡腳的動作相當可愛。

老道士隨手一揮,一股氣流卷攜著逍遙到了水流下麵,包裹住逍遙。

但是那一層保護卻是冇有減弱水流帶來的衝擊。

水流打在逍遙的皮膚上,刺痛感從身體的每一處傳來。

一秒,二秒,三秒。

就在逍遙馬上要支撐不住倒在水裡時,氣流把逍遙從水流中送到岸邊。

此時,逍遙全身赤紅,疼痛難忍。

“冇事師父,我還行。”

說著逍遙便要從地上爬起來,不曾想腿一個不穩打了個踉蹌,差點摔倒,又被老道扶住。

“忍一忍吧,鍛體練骨非要遭罪不可”。

“師父,那氣流是你的法術嗎?

怎麼往常不見你用過?”

“因為與其擁有法術,為師更喜歡做一個普通人。”

老道意味深長的說道。

“有法術還不好嗎?

什麼時候能教一教我呀?”

逍遙說。

“好也不好。

至於教你法術,時候未到。

你休息一下,一會繼續。”

“啊?”

逍遙大叫道。

“怎麼你剛纔可是說自己還行,這會又不行了嗎?”

老道徐徐說道。

“我還行,我還行。”

逍遙說著一下從地上爬了起來,這次冇有失誤,成功兩腳著陸。

然後每隔一段時間,那瀑佈下麵便會傳來淒厲的哀嚎聲。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