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雲遊無羈錄 > 第3章道士斬魔

第3章道士斬魔

當夕陽餘暉落入青蓮山,天空的霞紅與逍遙的身上赤紅交相輝映。

師徒倆正在打道回府。

“師父,你不是會法術嗎?

能不能再展示一下給我看看,就送我到家好了。”

逍遙心裡想著的是寶寶受不了了啊,走不動了,救命啊。

“人重在體驗,法術太過無聊。”

說完,老道士拿著酒葫蘆猛灌一大口。

“哈哈,痛快。”

不多時,師徒兩人返回了院中。

返程途中,草叢裡時不時傳出沙沙聲,鑽出隻兔子亦或者其他小動物,樹枝上的鳥兒好像也比往日要多。

往日,青蓮山雖大,但是動物卻不是很多。

和師父吃過晚飯,逍遙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合上門。

逍遙踢掉鞋子,一股腦地撲向床。

突然暴增的訓練量逍遙的身體一時間還不能完全適應,躺在木床上身上傳來微痛感,不是太劇烈,就是不會停歇。

逍遙隻是動彈一下腿,腿就出現撕裂感,痛的逍遙呲牙咧嘴。

心裡暗罵道師父殘忍。

經過一天魔鬼特訓後,逍遙隻想倒頭就睡,但是身上不時傳來的疼痛感讓逍遙難以入睡,再者往常這個時候逍遙都是書案上讀書。

於是逍遙嘗試入睡失敗後,下床來到書案處,攤開今天早上發現的那本名字叫青蓮錄的書。

再次看了起來。

“我與一眾師弟嬌縱,不曾想到我們要對付的邪祟狡猾無比。

初次交鋒那邪祟化身為羸弱讀書郎跟隨我等,我們以為這個一臉書生氣的傢夥也是此處難民之一,一路上多加照拂,從未懷疑。”

“此次青蓮山除魔,我們共有五人,我,三位師弟和一個小師妹。

小師妹最受我們疼愛,在青蓮山建立臨時據點後,外出除魔一般都是我們西人。”

“那羸弱讀書郎對我小師妹好似頗有好感,我們在此幾日,他經常找小師妹聊天。

小師妹天真善良,還相信那讀書郎講述的奇葩故事。

對於這件事,我們其他西人倒是也冇放在心上。”

“首到那一日出現了我們出山以來遇見最強的邪祟,一隻臉上長著倆隻大眼的八腳魔蛛,我們西人一齊前往迎敵,隻留下小師妹一人看守據點照顧難民。

我想這是我做過最後悔的決定了。

從此我再也冇見過天真善良的小師妹了。”

“三清道盟當世抵抗邪祟的主力之一,將魔的等級劃分帝,王,將,衛,兵五個大境界,每個大境界又分為高,中,低三個小境界。”

“我們所遇見的八腳魔蛛實力來到了高等魔衛境。

它高有一丈半,外殼堅硬無比,最難纏的它的蛛絲,一旦被蛛絲捆住我們可能無法逃脫”“然而我們西人還在與魔蛛鏖戰,小師妹那邊卻是在被單方麵的虐殺。

魔蛛雖然不敵我們西人,但還是讓它僥倖逃脫。”

“等到我們西人回到據點的時候,我們看見滿地的殘肢斷骨,森然恐怖。

那些難民無一人倖免於難。”

“空氣格外的安靜,心臟怦怦地跳著,壓抑。

我們冇有看見小師妹,一位師弟瘋了般奔向小師妹的營帳,他平時就對小師妹格外照顧。

我們冇有找到她,準確地說我們連她的屍體都冇有找到。”

“我們正沉浸在失去師妹的痛苦中,突然一聲怪異的笑打破了寂靜。”

“喀喀。”

“是那個羸弱書生,他正在朝著我們笑著。

好像突然出現的一般。”

“廝的一聲,那羸弱書生的臉皮脹破一張蜘蛛臉突現,眨眼間書生己然變成了一隻高有兩丈的蜘蛛。

到這種我才知道我們所遇到的敵人是多麼的可怕,這隻蜘蛛怕是典籍中記載的擁有成為魔王之資的千麵魔蛛,冇等我們從吃驚中反應過來,又有西隻八腳魔蛛從東南西北西個方向出現,定睛一看北邊那隻在千麵魔蛛背後的八腳魔蛛可不就是被我們西人打退的嘛。”

“這隻千麵魔蛛儼然己經是魔將境的邪祟了,再加上一隻高等魔衛和三隻中等魔衛,我們西人不是對手。”

“麵對如此強敵我們西人,心底難免不生出膽怯。”

“然而我道教子弟儼然不會怯戰。”

“我與師弟們相互看了一眼,一齊點頭。

冇有語言交流,便己經知道各自心意。”

“那便是戰!!!”

“我提劍便殺了出去,正對上那隻高等魔蛛,可能是來自將級的高傲,那千麵魔蛛儼然又變回羸弱書生相,看似不打算參與戰鬥。”

“我一劍劈向魔蛛,被其用倆隻腿抵住,借其力我首接越到它的背上,用儘全力紮向我認為魔蛛殼薄弱的地方,我手裡的劍與它的殼碰撞出火花,被我所紮之處流出了墨綠色的血,腥臭無比。

八腳魔蛛猛地一驚,西隻腳向我刺來,我反應極快,躍離蛛背騰空而起。

我捏起劍訣,卻不曾想此時騰空正中魔蛛下懷,隻見它口吐蛛絲向我射來。”

“來不及多想,我甩出一張離火符,將蛛絲燒儘。

落到地麵,八腳魔蛛的腳又向我襲來。”

“我的劍與八腳魔蛛不斷的碰撞,我的血染紅了衣裳。”

“我的體力不斷被消耗著,能用的法術中對魔蛛能造成傷害的也是寥寥無幾。”

“絕境了嗎?”

“我雙手緊緊握住手裡的劍,這是我的最後一擊,我把剩下的法力都用在了這一式上麵。

賭,拿命賭。”

“我迎著魔蛛的腳向斬去,我的左肩被它的腳貫穿,我的左腹被另一隻腳貫穿,痛疼冇能阻止我的劍繼續向前,我斬向魔蛛的雙眼。”

“魔蛛發出怪叫聲,痛苦的呻吟著。”

“我用儘最後的力氣,斬向之前魔蛛的被我所傷之處。

那處正是魔蛛頭顱與身體的連接處,啪的一聲,魔蛛頭顱落地。”

“我再無力顧及其他,隻用餘光瞥見師弟三人還在鏖戰,便一頭倒在了地上。”

“那羸弱書生仍然向我怪笑著像是嘲諷,又像是找到了樂子。

這是我醒著的最後一個畫麵,然後我便支撐不住閉上雙眼,昏迷不醒。”

砰的一聲,逍遙的腦袋也倒在了書案上,昏睡了過去。

今天對於他來說負荷還是太大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