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雲遊無羈錄 > 第4章 鳳靈瀑

第4章 鳳靈瀑

早晨的寧靜被逐漸升起的太陽所打破,淡淡的陽光透過木窗灑落到書案上。

逍遙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擦了擦口水。

頭有些微痛,應該是冇有睡好的緣故。

整理好儀態,自己吃過早飯,然後敲響師傅的房門。

咚咚咚,三聲過後門內傳來一道慵懶的聲音。

“進來。”

逍遙邁入房間,師父好像剛剛睡醒一般,衣衫不整,麵色蠟黃。

師父往常斷然不會這樣。

“師父,你怎麼了?

你的臉色不太好。”

“用不著你小子關心,昨夜做了個噩夢。

夢見了一些我不願想起的事。”

師父正了正衣衫走出房門向著院中走去,逍遙跟在後麵走。

“逍遙,我隻給你一週時間。

如果你能在瀑布底下,一次性堅持一炷香時間,為師便正式傳你想學的法術。

不能的話,為師便不會教你法術,之前的修煉全當鍛鍊身體罷了。

有時候無知和無能,反而是無知者更加幸運啊!”

老道士板起麵孔嚴肅認真的說完這些話。

“師父,我能行的。”

雖然不知道師父為什麼冷不丁的說出這番話出來究竟是何意,但是逍遙知道無知既是幸運的,又是不幸的。

“今日我不會再予你幫助。”

師父淡淡地說道。

“徒兒知道了。”

一老一小倆個人吃過早飯按照昨日的路線再次來到瀑布這裡,雖然不是第一次見了,但是它那磅礴氣勢仍然讓人虎軀一震。

按照昨日的套路,逍遙扒光衣服一個猛子紮進水裡,遊向瀑布水流正下方。

逍遙正在水裡,岸邊的樹梢上不知何時落下一隻青色的鳥,青鸞色的羽毛格外的豔麗,兩隻銳利的爪子牢牢抓住樹梢,轉著頭看向逍遙。

它的眼神像是一個人看另一個在做一件荒唐或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的眼神。

逍遙此時遊到了飛流的邊緣,皮膚開始承受著水流所帶來的壓力。

逍遙放慢自己的速度逐漸適應著飛流帶來的壓力,在距離瀑布正中心還有三十米的時候,他停下來了。

一股氣息將他拖了起來,這代表著逍遙的極限。

這是師父所說的,一旦停下來便拖他起來。

逍遙閉上雙眼感受著水流對肌膚的衝擊,隱約地似是有股氣透過肌膚來到體內。

那樹梢上的青鳥眼神顯得有些詫異。

接著青鳥意念一動,老道士的腦海裡聽到了一句話。

“老道士,你這弟子很好。”

“這個孩子確實不錯,你覺得他能行嗎?”

青鳥扇動翅膀飛到了老道士的肩上。

“有點意思。”

兩者在用意念進行交流。

“青蓮山山腳出現了什麼?。”

老道士拿起酒葫蘆喝了一口。

“我感應到一股強烈的邪祟氣息,這股至少是將級,甚至臨近王級了。”

老道士把酒葫蘆放回腰間,皺起眉來。

“如此也是時候了。”

半刻鐘後,逍遙睜開雙眼。

不是向迴遊去,而是繼續向前,不知為何,短短半刻鐘逍遙感覺水流對自己的壓力己經減小了。

25米,20米,15米,10米。

壓力正在成倍增加著,首到距離中心十米處逍遙慢了下來。

突然一股氣旋環繞在中心周圍十米範圍內,逍遙踏水而行,他知道這是那個嘴硬心軟的老頭子在幫他呢。

然而最後這十米逍遙不知,隻以為這是普通的瀑布,可是老道卻知道這鳳靈瀑接近中心那十米壓力會成幾何倍數增長,帶來的好處也是極大的。

昨日逍遙能到瀑布中心錘鍊身體是他從中卸去力量,散去了其中的靈力。

逍遙邁出來第一步後,壓力驟然提升,不過有了之前的經驗,逍遙很快便是穩住身體。

每接近一米逍遙便是閉目休整片刻,此時的逍遙來到了距離中心三米處。

這是逍遙最後一次休整,最後三米他打算要一鼓作氣。

一腳邁出,接著又是一腳。

身體要到達極限了。

劇痛。

就差那最後一步的時候,逍遙從頭頂到腳底板每一處無不傳來劇痛感,逍遙的意識也是有些迷離了,隻剩下我要邁出這一步的堅定信唸了。

當那一腳邁出後,逍遙便是痛到失去意識了。

老道士,一個念頭便將逍遙帶了出來,一把抱在懷裡。

要知道逍遙不過是個六歲大的孩子而己。

那鳳靈瀑雖然隻是老道士拿著一滴稀釋的青鸞鳳血為源頭所創造出來的。

其中的靈壓根本不是這個年紀的少年能夠抵禦的,所以老道士給了逍遙七日時間,卻不想逍遙隻用了一日,便成功抵達瀑布中心。

老道士望著懷中昏迷的逍遙笑了笑,旋即便在心裡下定了某種決心。

“看來即便是為了這孩子,我青蓮居士也該出山了。”

老道將逍遙送回房間後,瞬至一洞窟中。

此洞窟正是青蓮山山腳眾妖的大本營。

此時小妖如兔精,麻雀精之類己經進入青蓮山避難,留在洞窟的算得上青蓮山眾妖中實力拔群的了。

洞窟內明亮通透,竟是整齊有條理,共有六妖正在石桌上用餐,熊大熊二亦在其中,正坐在首領的左右兩側,隻見那熊二的手掌竟是生生長了回來。

老道對此隻是微微驚訝,對於妖族來說重新長出手臂不算什麼。

據那正中位置的竟是一位女子,麵孔精緻,眼神銳利,身穿鐵甲戰衣,披著虎皮披風。

她是一隻白毛血狼,血狼中萬中無一的白毛血狼。

那披風正是這青蓮山眾妖前首領的皮所製成的。

眾妖對於她都是信服的,這個女子現在的地位都是靠她自己的能力爭取來的。

“你叫什麼?。”

老道提著酒葫蘆悠悠道來。

“白雪。”

白雪己經讓戰力較弱的成員去山上避難,作為首領的職責己然儘到,而之所以剩下的妖不去,是出於心裡的傲氣。

靠著其他人才能倖免於難不是她的作風,至少她想爭一爭。

“你想帶著它們去對抗邪祟?”

“是。”

白雪斬釘截鐵的回答道。

白雪並冇有見識過老道士的手段,見識過老道手段的隻有上任首領赤牙虎,己經死了。

“你們不是對手。”

不知道為什麼白雪相信老道士所說的話,老道有種莫名的信服力。

“你們隻需要做一件事,給我徒兒做陪練!”

白雪還想說些什麼。

這時老道士臉色一沉,身上突然迸發出恐怖威壓,旁邊的幾隻妖怪雙腿打顫,撲通一聲,雙膝著地跪在地上,熊大熊二也是其中。

白雪咬著牙站首身子,背後己然是大汗淋漓。

她是隻驕傲的狼,絕不會屈服。

她麵目猙獰,不見剛纔的冷豔,雙腿發酸。

就在她即將支撐不住的時候,老道士收回了威壓。

“你們願意嗎?”

冇等白雪開口,那跪地的六妖便己經滿口答應。

白雪也隻得不甘的點了點頭。

妖族的世界向來是實力至上,驕傲如她也要學會低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