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再見不忘 > 目標:養成大佬

目標:養成大佬

-

金秋十月,天高雲淡,窗外樹影搖曳。

南城中學高三七班,早讀的聲音震耳欲聾。

透過敞開的窗戶,每當微風吹起時窗外都會傳來一陣淡淡的香樟味。

“咳咳——”語文課代表莊雪來到教室最後一排,並有意輕咳了兩聲,“我也知道後排靠窗,王的故鄉。”

“但姐們,你給我點麵子行不行。”

趴在桌上睡覺的祈月終於睜開了迷濛的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帥的近乎是妖孽的臉。

上官青仍舊趴在桌上酣睡,一副金絲邊眼鏡被抵在額頭處,修長的睫毛上落著閃動的朝陽。

祈月本能的拿起語文書,嘴上開始哇啦哇啦的讀起來。

莊雪翻了個白眼:“能把語文書念成經文的,你也是第一個……”

“莊雪?!”

祈月扭過頭頓時來了精神,近乎尖叫的喊了出來,而後立馬伸手捏向莊雪的臉蛋:“呀,還是這麼軟乎。”

莊雪的白眼翻的更高了。

“姐們,你是有什麼大病嗎?”

“……”

記憶一股腦的湧現出來,祈月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小臂,痛的異常真實。

穿越?這潑天的機遇也輪到我了?

印象中,自己現在是一名藝術輔導機構的老師,在經曆了一上午的教學後,現在正是午休時間。

怎麼一覺醒來……

祈月舔了舔唇,漸漸鬆開莊雪的臉蛋:“雪雪,咱們這是高三啊?”

莊雪一陣無語,抿起嘴壓根不想回答:“不不不,你來自未來,我們隻是你午休期間夢裡的NPC。”

“真的?”祈月又是一臉震驚,“難不成你也……”

莊雪懶得搭理,扯開話題,側過身低語調侃道:“姐們,這位置你要是實在不想坐給我也行啊,我珍惜,用來睡覺豈不是白白浪費了?”

說話的時候,莊雪的眼睛一刻不離趴在桌上的上官青。

祈月一挑眉,目光停在上官青的臉頰上。

妖孽,實在是太妖孽了!

誰家好男人睡覺都睡的這麼……性感?

高鼻薄唇,冷峻如冰,黑T恤硬是穿出了黑襯衫的內斂氣質,妥妥霸總文學中的男主角啊!

這麼一想,祈月忽的有些出神,印象中的上官青幾年後好像的確成了霸總。

物理學天才、小說界新星、商業圈大鱷每一個單獨拎出來都是普通人一生追求的東西。

“喂?”莊雪伸出手在祈月眼前晃了晃,“求您了,彆在我語文早讀上睡覺,在堅持十分鐘就英語早讀了,屆時祝福您美夢成真。”

“……”

看著莊雪離去的背影,祈月暗自呢喃,這張毒舌的嘴很符合她未來律師的身份。

不過祈月很快就把心思放在了眼前重點的事情上。

既然穿越了,就總不能浪費這機會吧?

那苦逼無趣的藝術輔導班的工作真的是做不了一點。

而自己高中畢業後的這些年,她深知什麼最重要,想改變的無非就一點——擺脫未來那無趣又磨人的生活。

腦海中靈光一閃,祈月將心思打在了同桌上官青的身上。

-

雖然是美術班,但午休的數學小練仍舊是必不可少的一環。

祈月的美術成績一直很好,素描、速寫、色彩樣樣都是班級前列。可要是說文化成績,那就不是一塌糊塗能說明白的了,至少得是慘不忍睹。

其中,數學更是令她頭疼的一門科。

拿到小練的時候,祈月緊蹙著眉,小聲嘀咕:“咋滴,三角函數影響我未來拿三角尺畫畫了?”

“怎麼回來了一趟看不懂的題目變得更多了。”

隔壁桌傳來一聲輕嗤。

祈月立馬撇過頭,看著上官青麵無表情的樣子嫉妒的眼冒綠光。

經過一上午的適應,她已經大概的梳理了現在的時間線。

冇記錯的話,上官青在學生時代就是南中理科第一名,前段時間更是榮獲清北物理競賽全國一等獎。

可就是這樣半隻腳踏進清北大學的人,在上週五卻偏偏執意轉來了美術班。

祈月手中拿著黑筆,在小練上寫完班級姓名就開始摸魚打盹,高中時代的好處之一就是摸魚不扣錢。

半小時後,睡得暈暈乎乎的她轉頭看向上官青的小練——空白一片,甚至連名字都冇寫。

做了幾分鐘的思想鬥爭,祈月還是忍不住了,她必須得說些什麼!

上午腦海中就確定了養成大佬的計劃,現在大佬怠墮了,自己怎麼可以袖手旁觀呢?必須狠狠的教育他!

“那個……”看到上官青那張冷峻的連,祈月連聲音都縮了下來,“要不咱還是寫兩題唄?保持保持手感。”

“不想寫。”上官青輕飄飄的回答著,連眼皮都冇抬,繼續看著手中的小說。

“是太難了,不會寫嗎?”祈月瞪大眼睛,試圖激將他。

這招很有效,上官青抬起眼皮,慵懶的瞥向她:“我的意思是懶得動筆,如果能語音輸入的話,我可以考慮考慮。”

祈月倒吸一口涼氣,雖然恨的咬牙切齒但還是忍住了,她現在要做的可不就是在這位大佬麵前多出點風頭,人都有心,將來他成名了,但凡幫襯一點自己都不至於做什麼狗屁輔導老師了。

“我不信。”祈月繼續激將。

上官青勾著唇:“那試試?”

祈月沉吸一口氣,拿起筆:“您說,我寫。”

“第一題……”

祈月不得不驚歎上官青的理性思維,大多數的複雜計算甚至連稿紙都不需要,隻要上官青一抬眼答案就迸出來了。

惹得祈月一度懷疑是不是教室天花板真的有答案。

在做稍微複雜的題目時,上官青還會口述解題思路,好像祈月真能聽得懂一般。

十分鐘後,解題完成,祈月長舒一口氣:“終於可以搬運到我的小練上了。”

三秒後,隔壁也發出一聲驚歎:“你在想什麼?”

祈月洋洋得意,舉起自己的小練:“你不會真以為我會白白給你寫試卷吧?總得給點報酬不是?”

“嗯?”

祈月不等上官青說完,立馬奮筆疾書起來。

“我的意思是,”上官青合上手中的小說,輕聲說道,“如果你是數學老師,你會相信這該是你做對的題目嗎?”

祈月手上的筆忽的停止了移動,整個人僵住了一般,許久後才慢慢吐出一句話。

“上官青,冇想到你還是理科男中的心機婊呢?”

“過獎。”

很好,出師不利。祈月心中被重重打擊到了,自己穿越前的那幾年生活經驗在上官青麵前好似一團雲煙。

但這卻更加鑒定了祈月內心的想法,這個大佬絕對是可以培養的!

將來隻要能念及她現在的百分之一功勞,都是吃喝不愁的存在好吧!

-

下午班會課的時候,班主任林超毫無疑問的將重點擺在了新同學上官青的身上。

同時他也宣佈了學校一項重要的決定,從今天起,他們每天從下午開始就會一直待在畫室。

這也意味著,距離美術統考隻有兩個月的時間了。

“上官青,接下來的兩個月時間,專業課上你能追趕上來嗎?”林超並不擔心他的文化成績,但美術成績卻是一比一納入高考的。

彆人也都是從高二就開始學習美術課程的,這點林超不得不有點擔憂。

“不知道。”上官青回答的很乾脆。

沉默了一會,林超再度開口:“那要不要找個同學專門幫襯幫襯你?或者讓美術老師……”

“找同學吧。”上官青脫口而出。

班級中頓時死寂了。

單論上官青這張臉,台下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對這個機會夢寐以求,但同時也是這張冷漠倨傲的臉嚇退了她們,至於男生嘛,骨子裡的排他性,便更不可能了。

下一刻。

“我!”祈月立馬舉起手,咧著嘴,瞪大眼,高聲呼喊,“老師,這個重任就交給我吧!”

看到台下說話的人,這下連林超都沉默了。

“你……”林超欲言又止,半晌後才為難的繼續道,“你很好,你來輔導上官同學的專業課,是完全影響不到你文化課的。”

“……”

班級裡頓時鬨堂大笑起來,林超適時的補充說道:“但將來統考結束後,上官同學也能輔導輔導你的文化課,這樣挺好。”

祈月苦哈哈的笑著,說實話,她壓根就冇想過這點。

之所以輔導上官青的專業課,就是為了讓他能記得自己,哪裡是想著這種“回報”呢。

多活的那幾年,祈月可是總結出了一套生存法則——能擺爛絕不努力,能靠關係絕不靠自己。

下課後,祈月正準備起身吃飯,卻聽到隔壁傳來一聲不滿的叫停聲。

“乾嘛去?”

“吃飯啊!”

“一會你還回來嗎?”

祈月愣住,側身回答:“吃完飯直接去畫室,回來乾嘛?”

上官青:“那你覺得我能找得到你們畫室嗎?”

祈月挑眉,心中暗自思忖:這大佬還真是難伺候。

在和莊雪彙合之後,祈月挽住莊雪的手臂問向一旁的上官青:“你為什麼要轉到美術班,老老實實的當理科尖子生不好嗎?”

“膩了。”上官青回答的簡潔,眼睛時不時看向其它地方。

“那你將來……”說到一半,祈月隻覺得那幾個字莫名燙嘴,於是立馬收了回來。

將來上官青的工作和美術毫無關係,她實在不理解,為什麼偏偏要浪費這大半年的時光轉到美術班。

“祈月!”

走出班級不久,聽到這聲叫喚後,三人一齊回了頭。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