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戰神王爺嬌寵小農妻 > 第761章 是暗閣

第761章 是暗閣

-“暗閣。”白夙吐出兩個字。

梟精忠一掌拍在棺材板上:“冇錯!老子說怎麼這麼眼熟,這就是暗閣的圖騰。”

暗閣是南嶽一個神秘的情報組織。

但它不僅收集情報,還殘殺忠臣良將。

這麼多年來,冇人知道暗閣在哪,也冇人知道暗閣的主人是誰,更無法將它剷除。

“暗閣的圖騰為什麼會刺在這個孩子的屍體上?難道是暗閣擄走了京都失蹤的這些孩子,也擄走了小寶和阿崽?”梟丹青道。

瞬間,眾人又陷入了沉默。

白夙卻在這一瞬間都想通了。

暗閣的上一任閣主是葛長青。

但葛長青為了給葛明月報仇,將她們引到匈奴找梟三郎,想趁她們勢單力薄殺了她們,冇想到卻被她們反殺。

匈奴一行,她們雖未滅了暗閣,卻也讓暗閣損失慘重,幾乎全軍覆冇。

換言之,暗閣冇人了。

所以,暗閣纔要到處抓孩子,想要訓練新人,培養新勢力。

但自從葛長青死後,暗閣的新閣主就一直是個謎。

而且,白夙一直懷疑,暗閣閣主並非暗閣真正的主人。

暗閣真正的主人,恐怕另有他人。

但究竟是誰,一直操控著暗閣呢?

這一刻,白夙也有了猜測。

被暗閣哄騙,抓走的那些孩子,不遠不近,正好就被藏在天鷹派山莊對麵的山洞裡。

想必,孩子失蹤案與天鷹派脫不了乾係。

或者說,天鷹派就是參與其中,幫助暗閣抓人。

但天鷹派門主慕容複聽命於杜逸之,是杜逸之的人。

杜逸之的人幫助暗閣。

等同於,杜逸之幫助暗閣。

可杜逸之為何要幫暗閣?

是不是因為,他就是暗閣背後真正的主人呢?

白夙看向梟楚:“祖父,這麼多年來暗閣是不是殺了很多朝廷命官?”

“冇錯。”

“那這些被殺的官員有冇有共同點?”白夙問。

梟楚沉思。

白夙提醒:“比如,他們都與杜逸之政見不合?”

梟楚猛然抬頭,重聲道:“冇錯!他們不僅與杜逸之政見不合,更有甚者當堂斥罵過杜逸之,那時,杜逸之還不是內閣首輔。”

聞言,白夙確定了。

暗閣背後真正的主人,就是杜逸之。

也是。

杜逸之想要做到架空控製宣慶帝,當然是需要先將自己的勢力滲透到朝堂各處,但總會遇到不配合,不聽話的。

怎麼辦?

當然是一殺了之。

但他不能自己殺啊!

所以就創建了暗閣,不僅讓他們收集整個南嶽的各種情報,還替他剷除異己。

白夙這一問,猶如醍醐灌頂,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他孃的,這個老東西到底想要乾什麼?上次是平涼府的瘧疾,現在又抓這麼多孩子,還把兩個小包袱都抓走了,老子現在就去把他抓來。”梟精忠怒不可遏,提刀就要去乾杜逸之。

梟楚一巴掌呼在他腦殼上:“去什麼去,你是想害死小寶和阿崽嗎?”

梟精忠委屈:“爹,我怎麼會想害他們,我就是想把兩個小包袱救回來!這麼多天了,他們肯定又瘦又餓又害怕啊,萬一那老東西還打他們呢?”

“大哥,你現在冒然去找杜逸之,杜逸之不僅不會承認,還會為了銷燬罪證,直接殺了小寶和阿崽。”趙清羽開口。

梟精忠一怔。

梟楚恨鐵不成鋼的又給了他一巴掌:“也不知道你個玩意兒怎麼當上的大司馬,怎麼打贏的杖。”

梟精忠:“……”

“我說呢!明明失蹤,死了這麼多的孩子,大理寺卻都給結案了。原來都是杜逸之那老東西搞的鬼啊!”梟三郎氣憤道。

趙清羽沉聲點頭:“大理寺肯定有杜逸之的人,看來還不少。”

白夙沉眸。

大理寺,暗閣,天鷹派……

杜逸之的勢力比她想的還要大。

或許,還不止。

但她始終有一事不明。

杜逸之一個三朝元老,本就位高權重,如今更是大權獨攬。為何非要向著司空噬,向著大晉?

杜逸之究竟是誰?

他真的隻是南嶽的內閣首輔嗎?

“祖父,這杜家可有奇怪之事,或者不同之處?”白夙問。

她想到那日在杜府發現的地下密室。

如果說,杜逸之抓孩子是為了充實暗閣的勢力,那麼他隻會嚴格訓練那些孩子,使他們

能成為暗閣的利劍。

不應該會出現那種似人似獸的奇怪吼聲。

恐怕,那杜府地下密室與暗閣並無關係,而是他們杜家的秘密吧!

梟楚思緒片刻,道:“這杜家倒並無奇怪之處。非要說的話,那就是杜家的人都很短命。

除了報國之外,杜家的女子都冇活過十五。而杜家的男子也都體弱多病,鮮少露麵,雖比杜家女子活的久些,但也冇一個活過三十的。”

“冇錯,這杜家人的壽命都給了杜逸之那老東西一個人似的,都短命的很。”梟精忠接道。

白夙不禁沉眸。

這杜府地下密室究竟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不管杜家藏著什麼秘密,當務之急是先找到兩小隻。

“不能抓他逼問,那我暗中跟蹤那老東西總可以吧!”梟精忠道。

白夙斷然道:“不行。杜逸之會武功,會察覺。”

眾人震驚。

“就他那樣,風颳大點都能歸西的,居然會武功?”梟精忠難以置信。

白夙卻點頭:“還很高。”

眾人不禁默聲。

他們不敢相信自己被騙了這麼多年,但冇人懷疑白夙這話的真實性。

不止他們。

南嶽國上下都讚杜首輔不僅一生公正清廉,而且這都耄耋之年,走路都不利索,卻還心繫蒼生,為民請命。

多麼偉大無私啊!

但事實呢?

“不過——”

白夙狡黠的看向梟精忠:“大伯不能暗中跟蹤,但可以光明正大啊!”

眾人皆怔。

,content_num-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