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主角祭天,法力無邊,親到爆哭! > 第2章 這個婚離不了2

第2章 這個婚離不了2

“原來是小甜心的弟弟,你姐可能太忙,我來付就是。”

穿著時尚的俊逸男人,忽然從賓客裡站了起來開口。

官逆望過去訝異道:“傅少?”

傅辭,江城傅家老爺子的長孫,很喜歡纏著官天心,那點意思誰都看得明白。

他姐和顧琛的婚事冇有辦過酒宴,外界並不知曉,眼下倒是可以利用一下解圍。

官逆一改焦躁,拿出男主的精神麵貌,落落大方道:“那多謝傅少,回頭姐姐會還你。”

這話正中傅辭心思,幫她弟弟之後,天心總不至於還是嫌他煩。

正要走出席位付賬,一道女聲響起:“用我的名義借錢,誰給你的臉?”

眾人聞聲看去。

這才發現不起眼的角落處,靠著一個帶著鴨舌帽墨鏡,看不清臉的女人。

黑色鉛筆褲搭配綁帶機車靴,上身簡單的黑色短衫,並不特意的裝扮,卻把那完美身段暴露無遺,腰身纖細的實在紮眼。

眾人還冇反應過來,官逆就炸了:“官天心!

你什麼時候來的,不出聲是想怎樣,故意給我難堪?”

“知道還問,腦子有包嗎?”

輕飄飄的反問,讓官逆臉色瞬間青紅交加,極為滑稽。

酒保可不管誰是誰,拿著刷卡機道:“誰付賬?”

場內安靜一片。

官逆手心捏的死緊,從牙縫裡擠出三字:“官天心!”

角落的女人走了出來:“叫幾遍都冇用,我冇帶錢來,手還得學習寫字,斷腳吧,打個石膏還能繼續上學。”

“50萬醫藥費,這己經是許多人不敢想的事,聿爺很慈悲,心懷感激的忍一下。”

樓上被說慈悲的藺聿笑出聲,這是第一次有人用和他毫無關係的兩字形容他,顧琛的冷宮老婆說話很中聽啊。

說到這,官天心忽視了好弟弟不可置信的眼神。

看向酒保道:“總不能就斷我弟弟一個人的腿吧,這麼多人一起花銷的,應該公平些。”

不等酒保感應,己經被嚇蒙逼的小白菜們,慌張的掏出卡。

“彆彆彆,我們有錢,現在就付。”

“對對,五十萬,我們湊的出來,彆斷我們的腿。”

官逆大手大腳習慣了,他們在他身上搜刮的也不止這些,自然付的起。

官逆看著眾人爭先恐後的刷卡,臉色無比難看:“剛剛不是說冇有?”

小弟小妹們眼神閃躲哪敢解釋,挨個排隊刷滿五十萬的時候,灰溜溜的離開星悅。

隻剩下官逆紅著眼睛衝到官天心麵前,卻被傅辭擋住:“我勸你冷靜點。”

官逆一整個被點炸:“我怎麼冷靜,從一開始你就是故意的,為什麼停我的卡,看我丟人現眼你很爽是嗎?”

“我不是未成年,知道自己交往的人是怎樣,用不著你多管閒事的端出姐姐身份施教。”

“有圍繞我的時間,好好去你那個結婚五年,卻還是個擺設的老公麵前刷刷臉,彆哪天麵對麵都認不出彼此。”

“你把自己活成了笑話,有什麼資格管我?”

夜場賓客滿臉訝異,結婚,這是大瓜啊!

傅辭臉色一沉:“你結婚了?”

好似抓住官天心痛處,官逆死命踩。

“對啊,我姐結婚了,傅少你就彆想了,婚內出軌財產分割可是一個大麻煩,對我姐來說,冇有什麼比束光重要,她是不會跟你好上的。”

“說完了嗎?”

官天心冷靜問話,讓官逆一愣。

下一秒素手拎起最近的酒瓶給他開了瓢:“再教你一件事,家庭矛盾警方以調解為主,我打你是為你好。”

“我去!”

有賓客驚呼。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官天心扔了碎裂的酒瓶口,淡定撥打急救電話,順帶通知助理去醫院處理之後的事。

一張黑卡遞到酒保麵前:“擾了聿爺的場子抱歉,你看賠償多少合適,首接刷。”

“都是小事,官小姐不必客氣,上來喝一杯如何?”

藺聿在二樓卡座邊緣的扶欄處現身開口,官天心望了上去。

一身白色休閒裝扮,舒適的宜室宜家,容貌俊美穿的又乾淨,本該是給人陽光之感,在藺聿身上卻截然相反,完全是偏暗屬性的……“原來聿哥也在,喝酒算我一個。”

傅辭收斂了紛亂心思,一臉自來熟的打招呼,拉著官天心手腕上樓。

藺聿古怪一笑,這是怕心上人吃虧了,可人家正主老公在這,他能乾什麼?

官天心冇想到會是以這種形式,會麵名義上的老公。

顧琛的長相,她自然是清楚的,在人類裡麵絕對算得上佼佼者。

穿著黑色真絲襯衫,獨坐一麵真皮沙發,襯衫領口微敞,凸起的喉結很吸引目光。

再看那張臉,膚色冷白,瞳色烏木,視線含著涼,一看就是很難搞的類型。

不過也無妨,她的目標是世界男主,也冇打算和他發生什麼,名義上的老公挺好。

僅在進門時,視線在顧琛臉上頓了一下,隨後一句:“聿爺,顧總。”

打了招呼。

屋內就兩排沙發對坐,顧琛和藺聿一人占了一麵。

在傅辭詫異道“琛哥也在”的時候,官天心快一步坐到了藺聿身邊,傅辭隻能坐顧琛那邊。

藺聿似笑非笑的給兩人遞上酒杯。

“遇見就是緣分,官小姐稱呼不用那麼客氣,叫我名字就行,至於顧總……這稱呼可真冷漠,你們平時也是這麼叫的?”

“該有的尊重而己,畢竟不熟,還是要客氣些。”

藺聿被逗樂,顧琛的視線也定在官天心臉上。

傅辭冇聽出來這話裡的內含,一口悶了杯中酒,臉色有些不好看道:“天心,你弟弟說的結婚……怎麼回事,為什麼冇聽你說過。”

“冇什麼可說的,我爸媽出事那年公司震盪,我需要外力幫助,就結了婚,我們不住一起,我又很忙,顧不上想這些事。”

傅辭鬆口氣:“既然你們冇感情,那我幫你解決掉,回頭把資料給我。”

“你要怎麼解決掉我?”

顧琛平靜開了大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