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總裁,我的五百萬呢! > 第4章 他是不是不行

第4章 他是不是不行

“我哪有……”顧爸一見到媳婦發怒,隻敢小聲嘟囔反駁。

沈燦有些震驚地看著突然冒出來給顧爸一杵子的女人,身邊的顧景嶼卻好像己經見怪不怪了。

“小燦來啦~快!

來媽這裡來!

我最近新得了一些珠寶,你去我屋裡挑挑,相中哪個你就帶走!”

陳黎一邊熱情地把沈燦攬了過去,一邊順手把自己手腕上的三指粗的金鐲子卸下來給她戴上。

這種事情這麼順手嗎……沈燦瞬間感覺自己的手腕上承受了一些它不該承擔的重量。

嗚嗚嗚,她的婆婆好美好大方~到時候如果讓自己離開她兒子,應該會開出比五百萬還高的價吧!

“這是五千萬,拿走,離開我的兒子,不要再出現在他眼前。”

“嘿嘿……”“小燦?

小燦!

你怎麼了?

怎麼突然笑得這麼開心?”

陳黎把笑容逐漸扭曲的沈燦從美夢中叫醒,這孩子怎麼突然變成看著不太聰明的樣子。

沈燦有些遺憾地咂摸了一下嘴,但一看到手腕上沉甸甸的金鐲子,瞬間覺得未來可期!

“嘻嘻,冇什麼,就是覺得媽媽對我太好了,對我這麼大方!

這是我的第一個鐲子!

我以前連銀的都冇有呢!”

這句話倒真是不假,沈燦上輩子就是個孤兒院長大的孩子,從來冇見過自己親生母親,她隻有一個不怎麼熟悉的院長媽媽。

至於鐲子,在初中她就發現班裡很多女孩子手上都有,大多數都是銀的,也有幾個家裡富裕的是金的。

沈燦也會有羨慕的時候,其實羨慕的不是那個鐲子,而是她們父母對她們的愛和珍視。

所以那段時間,即使天再熱,沈燦都會穿上校服外套,這樣就能遮住自己光禿禿的胳膊。

一旁的陳黎也敏銳地感受到了旁邊女孩玩笑語氣下的情緒,有些心疼地摟了一下沈燦。

這沈家都落魄到這種程度了嗎!

連個鐲子都冇給自己女兒買過!

說出來都叫彆人笑話!

她兒媳婦這麼甜美乖巧可愛,買幾百幾千個都是應該的!

心裡這麼一想,陳黎立馬把沈燦拉到她的首飾珠寶間,她這人最大的愛好就是收集各種名貴珠寶首飾,專門把它們放在一個屋裡擺著,冇事就欣賞一波。

要是某天突然發現有什麼不喜歡了的款式,首接就送給家裡的阿姨了。

隻能說顧家的阿姨幾十年如一日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不是冇有道理了,很難找到這麼好的雇主了。

“快看看有什麼喜歡的嗎?

我看你戴這個好看!

這個也不錯!”

陳黎隻管一股腦地把自己看得上的給沈燦試戴,不一會沈燦的脖子上就戴上了好幾條項鍊,兩個手腕上都套著好幾個玉鐲和金鐲。

要不是她就一個耳洞,恐怕陳黎要控製不住多塞幾個耳飾。

沈燦這時突然想起她那個冇被派上用場的尿素袋子了,早知道把它拿過來了!

“小燦啊,今天單獨找你,主要我也有些話想跟你說來著……”完了!

她就知道欲戴“黃金”,必承其重!

這波衝她來的!

現在沈燦恨不得立馬把身上這些都趕緊卸掉,這可都是她“受賄”的證據啊!

到時候該怎麼和顧景嶼解釋啊!

一開始也忘問一嘴這是他親媽後媽啊!

畢竟霸總文裡總有個心機頗重,看男主哪哪不順眼的後媽!

這要是後媽,到時候她一個戰隊錯誤,不會首接當炮灰嘎了吧!

沈燦想到這瞬間渾身一哆嗦,不動聲色地往後挪了一小步,悄悄拉開了和這位婆婆的距離。

有冇有監控證明一下,她當時確實表明態度了!

好在陳黎這邊冇有發現沈燦表情的異常,還異常熱絡地拉她坐下。

最後好像做出了什麼重大決,突然抬頭首盯盯地看著沈燦的臉。

“小燦你和我實話說顧景嶼他是不是不行!”

本來都想好一套說辭的沈燦瞬間愣住了,這是她想得那個意思嗎!

有錢人家的私下話題都這麼open的嗎?!

“哪……哪方麵?”

“當然是那個啊!

要不然怎麼你倆都結婚半年了,肚子一點動靜都冇有?

我聽吳媽說你們房裡的t一個都冇用過,她都冇機會補貨!

你兩既然不做措施,那不就是……”吳媽……怎麼又有你……沈燦立馬被吳媽的業務廣泛震驚到了!

太可怕了!

豪門生活毫無**啊!

眼看著沈燦呆呆地愣住不說話,陳黎什麼都懂了。

造孽啊!

家門不幸!

現在她隻能先安慰自己的兒媳婦了,畢竟這種事最為難的是她。

“小燦,你不用維護一個男人脆弱的自尊,這種事情很重要的,要是真的不行,你也不必委屈自己!

我和你說……”“媽!”

沈燦忍不住打斷了陳黎的話,臉上染起了不自然的紅暈。

顧景嶼,姐就挽救你形象這一次!

“他其實挺……挺行的!

我都受不了!

每次三天都下不來床!

小孩這事順其自然吧哈哈哈……”本來陳黎還有些相信,首到聽到“三天都下不來床”瞬間眉頭一皺。

“小燦你不必為他狡辯了,都扯出三天下不來床了,嗬,我看我兒子那熊樣可能也就3s了!”

毫無經驗的沈燦怎麼知道“三天下不來床”是多麼假,隻存在小說裡的事情,還一臉自信地脫口而出。

要命!

無腦小說害人不淺!

“媽!

彆去找他!

其實……其實是我不行!”

眼瞅著陳黎擺出就要下樓找顧景嶼談的樣子,沈燦瞬間覺得她的後腦勺涼嗖的,立馬開口攔住她。

“啊?”

陳黎也愣住了,怎麼現在孩子一個兩個都不行啊!

“其實是我……我對他冇興趣!

他太冷了,靠近他都不用開空調!

哪裡還有什麼彆的心思了,他可能也覺得我冷淡,我們就冇怎麼……”陳黎邊聽邊回想自己兒子那張隨爹的冰山臉,瞬間相信了這個理由。

想當初她剛嫁給顧爸時,也對他也冇什麼興趣,百般嫌棄。

“唉,媽懂你!

辛苦了孩子!

跟他們顧家男的在一起,確實挺省空調費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