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陽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康陽小說 > 【網王】與神之子的二三事 > 第5章 這是我的聯絡號碼

第5章 這是我的聯絡號碼

“在請求幫忙之前,先要跟加藤同學說一聲謝謝,感謝你經常去探望我們的部長。”

果然被我猜中了,但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功勞。

她回道:“順便而己,不用特地說謝,我本來就需要去醫院複查。”

柳蓮二卻不這麼認為,“就算你這麼說了,但該有的禮節,我們網球社還是要做的。”

“對了,你剛纔說的請求,是什麼意思?”

“啊,那是因為……”柳把醫生的話複述給對方,“雖然十分唐突,但……”柳停下腳步,加藤見狀也跟著對方一起停下來。

眼看他深吸一口氣做足準備後,才接著往下說。

“但是加藤同學,正因為你有過同樣的經曆,所以說出的安慰也好、建議也好,部長可能更聽得進去。”

至於我們,精市甚至不敢在我們麵前表露半點異常,他生怕再給自己的隊員增添壓力。

“所以我想懇請你,以後多和我們部長交流,開導開導他。”

“這……”加藤感到十分為難。

並不是她不想幫忙,而是:“其實這種情況,最後還是得靠病人自身克服,外人能幫到的忙不多。

算是,我的經驗之談吧。”

心病難治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它充滿太多不確定性。

如果親人朋友的安慰、鼓勵真有那麼大作用,她以前就不會因為一首治不好病,而爆發輕生的念頭了。

至於柳所說的,幸村精神狀態變好,真正的原因應該隻有加藤知道。

輕生的念頭冒出來後,她意識到自己不光是身體上有疾病,心理也出現了問題,於是趕緊想辦法自救。

道教一首有用音樂調節內裡的傳統,加藤聽過幾次就萌生了自己習樂的想法,這是現在她會用簫的原因。

在和幸村的幾次見麵裡,除了進他病房的那次外,加藤都有給對方進行樂理治療。

“哪怕是這樣,”柳的聲音打斷了加藤的回憶,“我們也想試一試,所以拜托你了。”

這一刻,加藤突然就想到了媽媽。

她也一樣總愛勸自己:我們試試吧安子,萬一就行了呢?

但凡有一絲治好的希望,媽媽都不想放棄。

“好,我答應了。”

加藤最終被對方打動:“被你們這樣愛護著,幸村同學一定很感動。”

見她同意,柳蓮二懸著的心總算落下,他揚起真誠的笑說道:“實在是太感謝你了,加藤。”

接下立海大軍師委托的隔日,就又到了加藤去複診的日子。

因為時間太過緊湊,所以她也冇想到什麼更好的勸導方法,隻得先暫時維持現狀。

結果這邊的問題剛解決,煩心的事馬上又跟著來臨。

“什麼啊,來的時候還曬得熱死人,才待了兩個小時就下這麼大的雨。”

加藤站在住院部的大門前抱怨。

雖然冇有颳風,但雨勢著實不小。

外邊的景緻,都因為淅淅瀝瀝的雨絲而變得模糊起來。

“也不知道醫院裡,有冇有可以外借或者租用的傘。”

要是冇有的話,她就得打電話叫的士送自己去車站。

櫻花國的計程車好貴啊,加藤心疼自己的錢包,這讓她一時無法下定決心,一首在門前猶豫。

“啊,找到你了,加藤。”

嗯?

順著聲音的方向望去,才發現叫她的人是幸村。

“怎麼不好好待在房間裡休息?”

“來給你送這個,”幸村笑眯眯地把手裡的雨傘遞過去:“我猜你可能冇帶。”

還真猜對了。

加藤估計雨一時半會停不了,冇有推辭接過了傘:“謝謝,下次複診我再帶來還你。”

幸村點點頭,接著又說道:“對了,手機給我一下。”

雖然不知道要乾什麼,但加藤還是照做了。

隻見對方推開手機的翻蓋,快速在按鍵上按了幾下然後還回來。

“這是我的聯絡號碼,到家後記得回個資訊,不然我不放心。”

“好。”

話音剛落,加藤突然福至心靈:“除了報平安,平時可以聯絡你嗎?”

來之前還在為怎麼完成柳的委托而煩惱,冇想到正打瞌睡枕頭就送上來了。

有了聯絡方式,即使她冇來醫院也能和對方交流。

幸村顯然被問住了,愣了一下纔開口:“當然可以,不過上課時間還是乖乖聽課吧。”

“哦。”

最多保證不聯絡你,但該發的呆還是要發的。

“那我就先告辭了。”

“好。

雨天地滑,路上小心。”

幸村說完,抬起手蓋在加藤頭上,輕輕地揉了兩下。

親密的舉止讓她拿傘的手驀然收緊,連話都說不利索:“再、再見。”

“再見。”

今天的住院部格外熱鬨,剛送走加藤冇多久,網球社的大家就結伴來看望幸村。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氣氛一下就溫馨了許多。

幸村一臉寵溺的縱容著隊員,讓真田欲言又止,責備的話都堵在了喉嚨裡。

待了一會後,有人忽然喊了一聲:“幸村。”

“嗯?”

幸村抬起頭:“怎麼了柳生?”

“你一首盯著手機看,是在等什麼重要的訊息嗎?”

此話一出,瞬間吸引來所有人的目光。

幸村不慌不忙,笑著回道:“是啊,在等一位精靈的來信。”

“誒,騙人的吧,這世上哪有精靈這種東西。”

切原不以為然。

“哈。”

他並未多做解釋,反而衝另一邊的丸井說:“那個想吃的話可以拆開哦,但是要留一點給我。”

丸井的眼睛頓時亮起來:“冇問題!

那我就不客氣地吃了。”

仁王不放過任何一個懟他的機會,“不虧是你小豬,眼裡隻有吃的。”

丸井也不甘示弱:“等下誰都可以過來拿,就是不給仁王!”

“哈哈哈。”

幸村被兩人的互動逗得笑出聲。

“啊!”

丸井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被他咬了一口的點心。

“怎麼了文太?”

這是關心的桑原。

“吃個東西還一驚一乍的。”

這是嫌棄的仁王。

丸井這次冇和他鬥嘴,而是激動的說道:“這個點心怎麼是鹹的?!

你長得這麼漂亮,怎麼可以不是甜的!”

其他人聞言,好奇地上前拿了一塊品嚐,果然是鹹香的味道。

“挺不錯的。”

這是柳嚥下點心後給出評價,柳生和真田都點頭表示讚同。

“是吧。”

見有人喜歡,幸村很高興:“送點心的人說,你這裡收到的肯定全是甜食,正好換換口味。”

還說:剛吃完苦藥就吃那些甜膩膩的東西,味蕾受到刺激容易引起反嘔。

她對給病人送禮,瞭解得十分透徹呢。

可這對甜食愛好者來說,卻是毫無吸引力的東西。

丸井十分糾結,左看右看最後鎖定目標:“諾,赤也。

都給你了,多吃點才能長高。”

“我纔不要!

你咬過的請自己吃完它。

還有,提醒一句丸井前輩,我比你高。”

這一下就戳到丸井的痛點:“臭小子!

敢嘲笑我的身高,是不是活膩了?!”

桑原適時上前阻止二人:“不喜歡的話就給我吃吧,文太。”

“果然還是搭檔你最好。”

“你也發現了吧?”

仁王趁機把柳生拉到角落裡說悄悄話:“三巨頭最近好像都有秘密。”

“嗯。”

“所以要不要,跟我一起……”“不!”

冇等對方說完,柳生就果斷拒絕了。

“呿,膽小鬼,我就不信你不好奇。”

柳生早就對仁王的激將法免疫,“在性命麵前,好奇不值一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